福鼎一中吧从合伙型基金税争看股权投资生死时刻-PE实务-PE实务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94
从合伙型基金税争看股权投资生死时刻|PE实务-PE实务
【投稿请寄peshiwu@163.com】
来源|紫荆资本
作者:汪澍
微信:royan112358
2018年8月30日,一篇讲私募股权行业税负暴增的文章引爆了朋友圈。
一时间段子与哀嚎齐飞,迷茫共愤慨一色。
其实合伙型基金所得税税率争议,大大小小持续了十几年的时间,堪称是行业热点里的“姨妈帖”。但这一次税总来势汹汹,网络上一篇来自税总稽查局的不予公开文件被公开传阅,配合所得税司副司长叶霖儿同志的政策解读,159号文被再次推上风口浪尖。作为创投基地之一的上海更是传出将于2018年的某日全面按照5~35%累进税率进行所得税征收的消息,这对原本已经受到资管新规影响处于凄风苦雨中的私募股权行业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
不过笔者认为,坊间传阅的消息中,不乏有一些耸人听闻的内容,对当下的很多讨论都有夸大其词宋山木。议论都集中在对征收最高35%的税率普遍不理解不认可。
为了更好地帮助读者理解合伙型基金的所得税税率之争,同时也在时局日下时,期待能够代表行业发声,期待国务院、税总及相关部门能够关注此事,予以重视,遂撰本小文,供参考、批评、鉴阅。
1、合伙型基金的所得税
与合伙型基金所得税相关的法律及税收规定,主要有以下法律依据:
"
《企业所得税法》
《个人所得税法》
《关于个人独资企业和合伙企业投资者征收个人所得税的规定》(财税[2000]91号)
国家税务总局《关于个人独资企业和合伙企业投资者征收个人所得税的规定》执行口径的通知(国税函[2001]84号)
《关于调整个体工商户个人独资企业和合伙企业个人所得税税前扣除标准有关问题的通知》(财税[2008]65号)
《关于合伙企业合伙人所得税问题的通知》(财税[2008]159号)
《关于调整个体工商户业主、个人独资企业和合伙企业自然人投资者个人所得税费用扣除标准的通知》(财税[2011]62号)"
从上述几个法律文件中我们可以梳理出对合伙企业进行所得税征税的脉络:
(一)2000年以前,对合伙企业征收企业所得税。
合伙企业在中国诞生于1997年,标志性事件为《合伙企业法》的颁布实施。彼时的合伙企业税收征管,依据为1993年12月13日颁布,1994年1月1日生效的《企业所得税暂行条例》。在《企业所得税暂行条例》中,合伙企业一般归类为“私营企业”,征收33%的企业所得税。
(二)2000年以后,鼓励个人投资办企业,合伙企业免征企业所得税,对其投资者征收个人所得税。
标志性事件为财税[2000]91号文的发布城事特搜。
国务院在通知中开宗明义西部庭州,“国务院通知对个人独资企业和合伙企业停征企业所得税,只对其投资者的经营所得征收个人所得税,是我国鼓励个人投资、公平税负和完善所得税制度的一次重大政策调整,既为个人独资企业和合伙企业的发展创造了条件,有利于国民经济持续、稳定、健康地发展,又是规范所得税制度的一项重要措施,有利于进一步加强所得税的征收管理。”
免征企业所得税,取而代之的是新的税收规则。个人独资企业和合伙企业(以下简称企业)每一纳税年度的收入总额减除成本、费用以及损失后的余额,作为投资者个人的生产经营所得,比照个人所得税法的“个体工商户的生产经营所得”应税项目,适用5%~35%的五级超额累进税率,计算征收个人所得税。
个体工商户的生产经营所得,适用5%~35%的五级超额累进税率,是在1993年修订的《个人所得税法》中予以明确的。当时个体工商户在国内主要征收个体工商业户所得税和个人收入调节税,税负最高可达84%。
个税法修订时,借鉴国际经验王焱钢琴论坛,将当时国内征收的个体工商业户所得税和个人收入调节税并入个人所得税中,统一依照个人所得税法征税。同时为了和“企业所得税”(当时为33%,后在07年企业所得税法出台后下调为25%)大体一致,确定了5%~35%的五级超额累进税率区间。在当时来看已经是非常强的减税措施了。
从这里我们可以留意到,对合伙企业放弃征收企业所得税后,采用的新的征税规则是类比“企业所得税”来设计的“个体工商户生产经营所得”的相关规则,因此是可以进行税前的成本、费用和损失的扣除。这与之后的“财产转让所得”、“利息、股息、红利”所得的税收规则迥然有异。
到2001年,这一规则做了进一步区分
1、20%部分。个人独资企业和合伙企业对外投资分回的利息或者股息、红利,不并入企业的收入(因此不存在抵扣的问题),而应单独作为投资者个人取得的利息、股利、红利所得,按“利息、股息、红利”所得,按“利息、股利、红利所得”应税项目计算缴纳个人所得税。
2、5%~35%部分,收入部分(包括合伙企业转让所持股权所获得的转让款项)按照五级超额累进税率进行征税(见91号文,第四条第二款,前款所称收入总额,是指企业从事生产经营以及与生产经营有关的活动所取得的各项收入,包括商品(产品)销售收入、营运收入、劳务服务收入、工程价款收入、财产出租或转让收入、利息收入、其他业务收入和营业外收入)。
(三)2006年修订《合伙企业法》,有限合伙企业问世。2008年,159号文颁布。
《合伙企业法》在2006年修订,2007年正式生效,意味着中国开始出现了有限合伙企业。不过有趣的是,按照91号文第二条,本规定所称个人独资企业和合伙企业是指:
1、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独资企业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合伙企业法》登记成立的个人独资企业、合伙企业;
2、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私营企业暂行条例》登记成立的独资、合伙性质的私营企业;
3、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登记成立的合伙制律师事务所;
4、经政府有关部门依照法律法规批准成立的负无限责任和无限连带责任的其他个人独资、个人合伙性质的机构或组织。
根据第4项的描述我们不难看出有一个隐喻:
当时纳税标准的依据之一,是合伙企业的投资者为负无限责任和无限连带责任的普通合伙人。那么有限合伙企业问世后,对承担有限责任的有限合伙人,究竟应该按照“个体工商户生产经营所得”来按照5%~35%征收个人所得税,还是应该按照“财产转让所得”或“股息、利息、红利”来按照20%征收个人所得税,实践中产生了巨大的争议。这个争议一直延续至今倪旺。
税总在2008年颁发了159号文,采用了一刀切的方式,确定合伙企业的每一个合伙人为纳税义务人。合伙企业合伙人是自然人的,缴纳个人所得税;合伙人是法人和其他组织的,缴纳企业所得税。合伙企业生产经营所得和其他所得采取“先分后税”的原则,依照财税91号文的规定,施行5%~35%的超额累进税率。
(四)投资火热,地方政府入局,税收征管五花八门。
有限合伙企业制度的问世,与私募股权投资在中国广泛兴起直接相关。为了鼓励投资,各地政府争相出台相关支持性政策,其中最吸引人的,莫过于税收优惠政策。前文中提到的税收征管规则之争,在这场税收优惠大比拼中被各地政府放大,相继出台了相关政策,比较典型的如下:
北京:根据京金融办[2009]5号文的规定,合伙制股权基金中个人合伙取得的收益,按照“利息、股息、红利所得”或者“财产转让所得”税目征收个人所得税,税率为20%。
上海:根据沪金融办通[2011]10号文的规定,在有限合伙形式的股权投资基金中,执行合伙事务的自然人普通合伙人,按“个体工商户的生产经营所得”应税项目,适用5%-35%税率;不执行合伙事务的自然人有限合伙人,按“利息、股息、红利所得”应税项目,适用20%税率。
天津:根据津政发[2009]45号文的规定,在有限合伙形式的股权投资基金中,自然人为有限合伙人,按“利息、股息、红利所得”或“财产转让所得”税目征收个人所得税,税率为20%;自然人为普通合伙人,既执行合伙业务又为基金的出资人的,取得所得能划分清楚时,对其中的投资收益所或股权转让收益部分,税率适用20%。
(五)你来我往,相互博弈。
其实,从税总的视角而言,合伙企业的税收征管规则是很明确的,就是按照个体工商户生产经营所得,按照5%~35%超额累进税率征税。但各地确实有招商引资,促进投资的需求。因此这几年也上演过无数猫鼠大战粉刷匠歌词,好不热闹。
闹得最大的一次是在2014年11月,国务院颁发了《关于清理规范税收等优惠政策的通知》,要求坚持税收法定原则,除依据专门税收法律法规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区域自治法》规定的税政管理权限外,各地区一律不得自行制定税收优惠政策;未经国务院批准,各部门起草其他法律、法规、规章、发展规划和区域政策都不得规定具体税收优惠政策。并对已有的各类税收等优惠政策进行全面清理。
印象中当时也是鸡飞狗跳了一阵,深圳在当时立刻就停止了20%的优惠政策,实施5%~35%的超额累进税率至今。不过这个文件影响非常大,国务院在半年后意识到情况不对,于是2015年5月10日又颁发了《国务院关于税收等优惠政策相关事项的通知》,事实上暂停了税收优惠政策的清理工作。
这场合伙企业所得税税率之争已经上升到了国务院,并且半年出现了巨大反复,其中涉及到的市场博弈,可想而知伟伦体校。
2、税收征管几何
从上文中,我们可以看到,对合伙企业的(个人)投资者按照5%~35%超额累进税率进行征税,在制度设计之初,确实目的是为了减税,在当时也有非常明显的促进民间投资的效果。
但随着时代的发展、社会的进步、交易的日趋活跃与复杂,这一简单的税收征管方式是否适应目前经济发展的需要德赛克巴莱,确实是这一代的税务部门、学界和业界应该共同努力探讨的。
比如说鲁冰花简谱,在股权投资成为国家创新事业中坚力量的当下,将“股权转让所得”仍然按照2000年的91号文,列入“合伙企业收入”是否仍然适宜?是否按照基金的“投资属性”,认定为“投资收益”更为合适;或者说,在企业所得税整体已经下降至25%的情况下,五级超额累进,最高可达35%是否能够探讨进行下调,等等。
不过从工资薪金所得按照5%~45%征收已经长达38年未变这件事情来看,笔者对此还是非常灰心的。个体工商户生产经营所得的五级超额累进税率,因涉及到个税法的修订,短时间内恐也难进行修改侯炳莹,这不得不是一个要实际面对的现实安贤珉。
笔者斗胆提出几个建议:
1、落实已出台的创投税收优惠政策,加大政策宣传力度和落实力度。
《关于创业投资企业和天使投资个人有关税收政策的通知》(财税〔2018〕55号)将70%投资额税前抵扣的创投税收优惠政策扩大至全国,对于支持创业投资具有非常强效的作用。但具体政策的宣传、落实工作福鼎一中吧,从笔者得知的情况来看并不乐观。期待在实践过程中对政策的落实应该是鼓励、支持,而非刻意设置门槛,有法而不依。
2、继续出台支持性税收优惠政策,梳理统一征收原则。
目前五级超额累进税率受影响最大的领域还是创投领域,如果能够对创投基金出台一个统一的税收优惠政策,按照“基金”属性,而非“企业”属性来界定投资者的投资行为,从而将税收征管原则从复杂的“个体工商户生产经营所得”转化为“财产转让所得”“利息、股息、红利所得”,不失为一招快速正本清源的办法金针菇炒肉。当然,如果进行转变的话,合伙型基金可能是不再适宜适用“税前扣除”这个部分的规定了。
3、完善现有税制,修补政策漏洞。孔垂燊
例如,合伙企业“先分后税”的原则制定之初是为了维护合伙企业税务透明体地位,降低综合税负所设。不过随着合伙企业,尤其是有限合伙企业主要经营业务的转变,投资已经取代了生产经营,成为主流的经营业务。这也使得合伙企业存在了非常强烈的亏损抵扣的需求。目前先分后税的原则,还是仅承认当年度的亏损可以抵扣,那么非常容易出现“投资的前两个项目赚钱,交了不少税,后两个项目亏钱,前边税多交了”的尴尬局面。相关的税收规则,可以进行适当的调整,恢复政策本意。
4、维持行业发展现状,适时推动新政,遵循新老划断原则。
各地政府为进行招商引资,出台税收优惠政策由来已久,已经形成了比较稳定的政商环境。殊不知天津滨海新区曾闹过“关门打狗”的事件,闹得至今政府公信力仍旧被市场所怀疑,相信这应也并非监管本意。
本次税率争议,并非说对国家的税收原则作出了多么不可饶恕的挑战,木既已成舟,可以考虑默许目前已经存在的状态,加速推进新政的出台,尤其是可以考虑适当对个人所得税法进行适当修订(借本次个人所得税法正在修订之机)或推动合伙型基金统一税收规则。
这样,一方面能够真正的正本清源,在全国范围内统一税收规范,也避免各地通过各种隐性方式,出台政策恶性竞争,滋生腐败和寻租;另一方面,通过新老划断,也能够稳定市场情绪,在“共克时艰”的当下,维持行业的稳定和长期发展向世界出发。
真心希望我们的行业、我们的国家,能越来越好,而不是每天都处在对政策、对未来的迷茫和焦虑之中。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