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客网从前,老北京是个养穷人的地方-精典悅讀周刊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100
从前,老北京是个养穷人的地方-精典悅讀周刊


本期编辑:武芸萱



◎作者 | 侯磊
◎来源| 凤凰网文化(fhwwhpd) 已获授权
作为一国之都,北京推出的各种政策和态度往往是受社会关注的,一定程度上得令大众信服,这不仅是对社会负责,还是对过去那个有人情味儿的老北京的一种传承。在过去,北京还是个相对容易谋生的,养穷人的地方。
由于环境和人口因素,北京给许多人提供了多种就业的可能性。无论刚刚毕业的年轻大学生,还是背井离乡在外漂泊奋斗十多年的中年人,北京的服务体系就这样被日常的各类普通人支撑起来了。
即使是基础设施不那么发达的过去,在老北京卖黄土、卖小吃、卖艺唱戏的人比比皆是,这都是能供穷人吃饭的营生。穷人的生活在温饱边缘,但不至于绝望。
老北京里南来北往讨生活的人,不论贫富与阶级,都生活在胡同里,不论有钱没钱,都讲礼义廉耻,都一样喝豆汁儿。或者就算大家都不宽裕,也愿意互相拉一把,过着简单饱腹的日子。
倘若这里都容不下穷人了,那么其他地方呢?中国走过弯路,人人都穷过,做人不能忘本,不能没有体恤,更不能张嘴“何不食肉糜”,尤其是读书人。

陶渊明说“先师有遗训,忧道不忧贫”。他还说“不戚戚于贫贱,不汲汲于富贵无限轨道。”可当不义之事,贫穷之苦出现于号称王道乐土、首善之区的北京时,只怕我们每个人要既忧道,又忧贫。
任何城市都有自己的贫民窟,若非要将贫民窟比喻为城市的癌症毒瘤的话,那这个毒瘤千万不要动刀割掉。割掉会癌细胞扩散,城市的问题会更大。因为在这个过程中,人不能失去道义。
“忧贫”并非忆苦思甜,而是尊重历史。因为在过去,北京还是个相对容易谋生的,养穷人的地方。

01
穷人生活在温饱边缘,但不至于绝望
北京过去有许多奇葩的职业,如卖黄土的、卖瞪眼肉、换取灯儿的、倒卖果子皮、二货茶的。卖黄土的人是找个板儿车,到城墙根儿去“上班”——找城墙上没砖的地方,拉一车黄土卖到煤厂里,摇煤球或做蜂窝煤。说不好听了是破坏公物。但一天拉两车黄土,起码能有饭吃。
卖瞪眼肉的,是马路边上一大锅,里面筋头巴脑连骨头带肉什么都有,论块卖不能挑,先吃后数签子结账。买的人都把眼睛瞪得溜圆,好挑一块肉多的。换洋取灯儿(火柴)的多是妇女,你给她破烂,她给你取灯儿,等于是变相地收破烂。这样她能稍微多赚一点。

再有是卖果子皮的、卖二货茶的。有的人家吃苹果的皮可以攒多了卖给这类小贩,小贩用糖浸了当零食卖。或有的人家茶叶只泡一货,晒干了接着卖。最底层的小贩们就用这各种零散的小玩意儿,三倒腾两倒腾,拼着缝赚出那点嚼谷,实在可怜。但小玩意没成本,起码能赚个仨瓜俩枣的。
还有那些卖干劈柴的、卖布头儿的、卖梳头油的、卖草帘子带狗窝的、卖估衣的……都是能供穷人吃饭的营生。旧京有白面房子、有最下等的土窑暗娼,街边也有坑蒙拐骗,也有摆着桌子写着“吃馍当兵”的国民党征兵处。当了兵就给两块钱,不少一无所有的人以“当兵”为生,入了伍找机会就跑,换个地方继续当。

民国时候,各地若有灾荒,人会出来逃荒,河北一带多会逃到北京的郊区县城伺机而动,若能混则到北京试试运气,不行则退守乡里。一些人进了永定门,有的人家在大路旁打个简易的棚子,摆个小酒摊儿一起打鬼子,卖上几种自制的豆腐丝拌萝卜皮,就能把小摊位支起来谋生了。
刚开始连荤菜都卖不起(没钱进货),后来会把小酒摊儿做成大酒缸二荤铺,以卖给南来北往赶路的、赶大车的。这样的摊位没什么摊位费可交。哪怕是小孩儿,也可以挎个篮子去卖半空儿(花生米),卖臭豆腐、打粥。而他们平常也吃不饱饭,只能夏天在土堆上拾西瓜皮啃,或者偷别人家院子里的枣儿,连雪花酪都没吃过。
侯宝林、关学曾等老辈儿的曲艺人,小时候都过着几近要饭的生活。但他们学了曲艺,在天桥等地撂地演出。演得稍微好些,能进杂耍园子、再到进剧场,还能成名成角儿。另有京西的煤矿,大约普通矿工日工资五毛,学徒工四毛,若没有休息日的话,一个月也能挣十几块大洋。好的跑堂的干上二十年,回乡下也能买房子置地。

国民政府南迁以后,北京改叫了北平,房价物价都不高,能解决贫苦人的吃肉问题。如北京小吃。小吃多是价格低廉、便于携带、有刺激性的味道。不论好吃与否,定能果腹。
卤煮、爆肚、羊杂碎等都是动物内脏,起码它是肉;大凡中南海、北海与颐和园等,门票都不算高;天桥一带的曲艺表演,多是分时间计价,一刻钟打一次钱,每次打钱不多,五十年代也就是几分钱。因此不论穷人富人,都一样吃小吃一剑封禅,逛公园,听曲艺。

曲艺表演
若论再穷的人家,逢年过节也会买只猪头来炖。那猪头不好买,要提前到肉铺去预定,临了说要肥的,还提前能饶上几张肉皮。把猪头洗干净了,用刀背在顶上剁上几刀,将脑骨剁开(剁不好,到处都是碎骨头茬子)。用葱蒜花椒、用大锅把猪头炖到九成熟,把猪头肉从头顶扒开接着炖,直至晾凉了分食。这几乎是北京最底层人的生活了。
正所谓“游商不税”。旧京挑担子叫卖的人过去是不上税的。而摆摊儿的,都是由他在街面上摆摊儿的地方来管。比方在一家大药房面前有块地,有一修鞋的、一剃头的、一卖煮面条的。这三家要跟药铺打招呼,药铺伙计可由他们免费剃头、修鞋、和拿着面条白来煮。
逢年过节时这仨摊位给药铺送礼物,药铺的还礼还得轻,那意思来年接茬儿干;还得比较重(如还了只烧鸡肉食),意思是我们这儿不合适,来年您在换地方吧。这一切没有什么地租或税收,一切是以礼物、互利互惠的方式来交易,赔赚计算并不明确。人情、面子、礼仪要远大于利益。
现代化社会生活便利了,不需要那么多底层服务,再普通的工作对劳动者也有技术要求,使得贫民不易谋生。而过去天桥一带,大街上游动着卖茶水的人。一手提着茶水瓶子,一手抱着粗瓷大碗,一大枚铜圆两碗。

老北京车夫
朝阳门外、天桥南边,甚至有几处给乞丐住的客店,叫火房子。在屋子中间挖个大坑生火,一圈乞丐围着取暖,每天一大枚或几个小子儿。穷人家的女人们则去缝穷,一个挨一个坐成长蛇阵,每个人腿上堆满了破铺陈(破布),早上先去粥厂打粥,回来缝穷,多是缝袜子底儿。
穷人的生活都在温饱边缘,但还不至于绝望。过去的人觉得,只要是进北京讨生活,不管第一代人多么穷苦,只要是熬过这一代,第二、三代扎根儿下来。下一代多少不会挨饿,兴许能读上点书。实际上再过一代就解放了。读个不收学费,连伙食住宿都免费的中专或师范,多少能有点文化,翻身了。

02
不论有钱没钱,都讲礼义廉耻
都说北京城东福西贵南贫北贱,但此言并非绝对。自国民党北伐成功以后,北京有钱人少了。因为有钱人下台的去了天津,在台上的去了南京。南来北往讨生活的人,不论贫富与阶级,都生活在胡同里。
小时候,胡同里斜对门有一家有个哥哥叫小三子,脑子好像有点毛病,没上成学,成天家里呆着看电视。他爸爸是地道的“骆驼祥子”,解放前拉洋车,解放后蹬三轮儿的,姓平,当时就八十多了。

平老头太穷了,娶不起媳妇,由街道介绍分配了一个,那老太太有严重的类风湿关节炎,双手跟鸡爪子似的。乍着手,眯缝着眼睛、奢咧着嘴唇、拄着根棍儿,一步一蹭地去胡同里上官茅房。这就是小三子的父母,他还有俩姐姐,好容易嫁出去,都管不了娘家。
九几年,他在饭馆里给人家洗猪肠子,每月一百块钱。后来父母去世,胡同拆迁,小三子就一人儿,给他找了小破楼房一居室,吃低保凑合活着,想来现在也有五十多了。
这就是胡同里的“低 端人口”父爱昼夜无眠,每条胡同都有吃街道补助,平常舍不得吃肉,只能买点血豆腐或肺头小肠,回家凑合解馋的人(现在下水也不便宜了)。大家都知道哪家困难,但从来没人会绕着走,更没想过让他们找外地的亲戚,离开这儿。相反,街坊之间能想法儿帮衬,煮了饺子给人家端一碗。白送东西怕伤人面子,会低价给人东西,您瞅这外套您能穿?您给五块钱拿走吧。

老北京胡同
在北京,小三子这样的人家不算最贫苦。按说过去最破的地方,还是天桥、先农坛墙根儿一带,比龙须沟还惨。每家房子都是擦屁股的砖头(指碎砖烂瓦)盖的一两间小破窝棚,家家儿挨在一起,两边形成一条条的小“胡同”,没院子一说。房子小到开门就能上炕,讲不到居家布局。小“胡同”里面地都堆砌了各种杂物,窗根儿底下就是臭沟醉鹅加盟,让人没地方下脚。这地方一路过就想起相声大师侯宝林在自传里写的事儿真角大古。
侯宝林童年时被迫以捡煤核、卖报纸、拉水车为生。煤核儿是没烧透的乏煤,中间的芯儿还是黑的,捡早了烫手,晚了就被别人捡走了。捡的时候得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还别被人抢了,也怕熟人看见。

白天撂地卖完艺,晚上睡觉没被子,要向被货铺租被子,那家租被子的女老板叫马三姐。看他可怜总是不收他钱。男老板问:“给钱了吗?”马三姐就喊:“给啦!”实际上不要。唱琴书的关学曾也卖过臭豆腐、给人家送过门神。送门神是卖门神那张纸码儿,说几句吉祥话,以讨得一点赏钱。
再比如,骆驼祥子是乡下失去土地而进城的人,他没手艺,空有一身力气,每个月只挣几块袁大头,但也攒钱买下了车,若是运气好,他能在北京赁处像样的房子,把虎妞娶回家过日子。即便是他落魄了,还能混个送殡打幡儿的不至于饿死。
与拉洋车的同时期兴旺的是北京的警察制度。警察最早是弹压街面,帮助群众的,大家都是街里街坊,并不会欺压百姓。他们管拉洋车的不会太罚款,马路边上能设有供洋车夫喝茶水的地方,会管着洋车夫不许跑得太快,以防止炸了肺跑死。因此北京街面上讨生活的人,大多能彼此和谐,相互制约,不会被人追着打撵着跑。

过去的穷人也有乐呵的时候,可能是消息闭塞秒客网,不知道富裕的人怎么活着。再起码是“穷帮穷,富帮富”,穷苦人不会多有文化,但尚能维系着街坊邻里的关系,好比香港的九龙城寨一样。当然,穷苦人的生活不能美化,他们的工作没地位没尊严。人家坐着你站着,人家吃着你看着。但穷苦人想不到这么多,先饱腹再说吧。
但不论有钱没钱,都讲礼义廉耻,都一样喝豆汁儿。
03
以善待穷人为荣,赶走穷人为耻
富贵本无种,尽从勤中来。
人在历史面前是渺小的,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北京城少有长久的富贵,也少有长久的贫瘠。所以老北京人恪守礼教,家家都有佛堂,乐善好施,以善待穷人为荣,赶走穷人为耻。

老北京街头做买卖的人
谁家对穷苦人和下人不好,谁家名儿就臭了,没人爱搭理。民国时,我家捡了一户逃荒要饭的人家,姓赵,干脆就安排在家里位于北京城外洼里村的地头儿上,翻盖一下几间房子,由他们来种那几亩地为生,顺手帮忙照应一下祖坟。每年新打下粮食来,给家里送一次尝尝鲜儿就行了。
再有是家中上坟去时帮帮忙,从来没什么“收租子”之说。后来祖坟被开辟成奥林匹克公园,这户人家八十年代尚能联系。
抗战胜利后我家家道中落,而我的叔祖父仍给北平基督教青年会捐了些钱,以表他的慈悲之心,至今还留有捐款的收据。
看《老北京旅行指南》一书中,也能看到北京有众多的慈善组织,有市政公所、京师警察厅等下属的,都由政府拨款;也有带点宗教色彩,私人出资筹办的。总名目有第一、二救济院、慈善五族平民教养院、贫民教养院(分内外城)、社会救济院、极乐万善慈缘总会、龙泉孤儿院、广仁堂、崇善堂等等。

冬天时,慈善机构会开设的粥场来舍粥,舍棉衣;夏天会舍单衣。先农坛里都设有树艺教养所,专门收无业游民,教给他们园艺,以便日后谋生。北京有义学,有所市立平民学校,分初小和高小,也是不收一分学费。但凡人能坚持到高小毕业就能找到点工作,甚至都能去教初小了。还有为盲童设计的启瞽学校异世蔷薇。
另有如功德林有流栖所,即穷人的收容所,也会给医药和服装,但一般做不到遣送回原籍。广渠门内有育婴堂。还有陆地慈航会云话,是由牛车拉着,发现死人就运走埋了。各处会有义诊,看病抓药都不收钱,当然也治不了什么大病,都是开点很一般的草药。在北新桥一带,义诊的地方在现在的北新桥二条,叫报恩寺。

而大批富有的老字号为了博得名声也会大做慈善,顺便也做了广告。同仁堂乐家除了舍药,还会在挖沟的地方夜里点上灯集邮门户网,以方便路人。北京饭店也经常举办慈善游艺会或慈善舞会,门票一元到三元。

老北京有几位知名的慈善家。他们不仅掏钱,还做了很多实事。做过总理的熊希龄创办了香山慈幼院,专门培养孤儿。老舍童年时上不起学,是由西四著名的刘寿绵刘善人供给他上学。西直门大街一半都是刘善人家的产业,后来他散尽了万贯家财,带着女儿一起出家了,成为了宗月大师。老舍先生的很多小说,都是讲贫困线以下的滑稽和幽默。他笔下的穷苦人是真穷苦,但都真本分,可敬可爱。

香山慈幼院
如今,但凡读过点书的人,已经不易理解什么叫“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兴,百姓苦;亡lf2火影,百姓苦”了。我们想不到过去人能去买二手的衣服和鞋子(不知是从活人身上抢的,还是从死人身上扒的),也没见过大街上冻饿而死,一卷芦席埋到义地里的 “倒卧”。但从逻辑上讲,总归是有的。
北京有过很多收编穷苦人的时候。通惠河南边有条铁路,当年有很多铁路沿线的外来劳工,把工棚搭建在铁路旁边生活,日久天长并入铁路系统,落户北京了。1948年前后,北京编订户口,有很多人寓居在某户,新中国上户口的时候就算是那里的人了。
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如果真把考试和吃饭挂钩,一百分的人吃一百分的饭,那么不及格的人,怎么也得给六十分的饭吃。也许我们养不起那么多不及格的人,也很难一时让他们拿高分,但真把得零分的都饿死?于心何忍呢!中国走过弯路,人人都穷过,做人不能忘本汾矿吧,不能没有体恤影城大亨,更不能张嘴“何不食肉糜”,尤其是读书人。
延伸阅读
老北京的106行

老北京的“行当儿”很多,在老北京的胡同与街巷里时常可以看到卖布头儿的和磨剪子磨刀的、收购旧物的、剃头的等等。
随着时间的推移,胡同里的叫卖声连同“响器”发出的各种声响逐渐消失了,很多“老行当儿”也随之消失,透过这些消失,我们可以感受到老北京每一种行业的兴衰,勾勒出北京人生存状态的改变。
重现似曾相识的老行当,让人怀旧遐想。那些传统的手工艺劳动吵架歌,记述了历史的昨天。铁匠铺、竹器坊、园木作铺等,都曾和我们生活密切相关。走进老行当,就象回到了那已经逝去的年月。
跑旱船

中国汉族民间舞。流传极广,多在年节表演。用竹或秫秸扎成船形,围以纸或布,纹彩,系于表演者腰间或肩上,下端用表示波浪的蓝布遮住脚。据传旱船是陆路地区人民为祭奠爱国诗人屈原创造的一种形式。最早的文字记载见于唐代中晚期文献,距今已有1000多年。民间旱船,多扮成夫妻或父女,女的在船中,男的在船外,表现捕鱼 、行船的水上生活,主要技巧在女子,配合船的起伏摆动做出高难动作,表现风浪漩涡等。
吹糖人儿

北京走街串巷的小商贩中,最受小朋友们欢迎的是吹糖人儿的了。糖耗子是最便宜简单的糖人儿。吹糖人儿的小贩要有捏制糖人儿的手艺,还要有丹田之气和用力吹气的本事。所以北京人常以“吹糖人的出身—好大口气”来讽刺爱说大话、吹牛皮的人。吹糖人儿的小贩使用的主要原料是糖稀,这是用黄米和麦芽熬制成的,成本虽低,而获利甚微,所以又有“吹糖人儿的盖大楼——熬着吧”一语,用来形容事情实现很不易,从中也道出了昔日北京小商贩和民间艺人生活的艰苦。
卖琉璃喇叭

琉璃喇叭是庙会或春节期间在厂甸卖的玩具。琉璃即玻璃。喇叭有两种:一种是小孩玩的,约一尺多长;另一种是成人玩的,长约三尺。同时出售的还有一种用极薄的玻璃烧制,状似葫芦的玩具,名曰“响葫芦”,北京又管它叫“倒掖气”、“扑扑噔儿”。所谓“倒掖气”是必须用呼吸的方法吹出声音;“扑扑噔儿”则是象声,因它全靠前面的玻璃来回震动,发出“扑噔、扑噔”的响声。
耍耗子

耍耗子的人背着个小木箱,箱内装着已驯练好的小白鼠。沿街吹锁呐。他身后跟的孩子较少,因为他平时不在街上演出,而是由主雇讲价钱,柴鸥叫到家内去演。演出时,将木箱上的木架支起来,仿佛是马戏团高空演出木架的微缩品,有绳梯、吊杠等。每只小白鼠都会一两套诸如爬梯、钻圈、走独木桥等本领。
蘸羊油蚀

将羊油烧化,把油浇在灯芯上制成蜡烛,分八支一斤、十支一斤不等,颜色分红白两色。
卖雪花酪

冰激凌出现之前,我国有类似的冷食品,就是雪花酪。明清时,北京出现了雪花酪的雏形;是用刨床,将天然冰刨出冰屑,再用果酪(果子干)、红果酪及浓酸梅汤浇入,在木桶或瓷盆内,用棍搅拌。然后盛入盅内,半饮半嚼。其名称传说不一,有的说叫“冰果酪”,有的说叫“雪茶”。说“雪茶”的人说,宫里忌讳“雪”字与“血”同音,中间加了一个“花”字,成了“雪花茶”。“雪花酪”大概就是“雪花茶”变来的。何时变的?不清楚。雪花酪食之较冰激凌爽口,但制作全凭人力,是很中国的冷食。
蹬梯子

蹬梯子,是杂技中的一项技艺。演员仰卧在特制的凳上,双足向上,用脚尖、脚底掌握。所演较多的有蹬缸、蹬板、蹬桶、蹬桌子、蹬人等节目。另有“蹬梯”,以长梯竖置在演员脚底,让演员一至数人攀梯表演各种动作。此外还有双人对蹬的“双蹬缸”等。
瞧香

瞧香的,即“巫婆”。北京人很少称巫婆而称瞧香的。由于昔日迷信成风何世龙,对于疾病成因及治疗法缺乏起码的知识,因此才使不少人,尤其是妇女们将治病的希望寄托于神灵,于是这种瞧香的便出现了。一般是有病人家将瞧香的请至家中,先要以上好的方式进行招待,然后要照她的嘱咐设上香案摆上供品波动少女2,她先磕头,接着她便胡言乱语装神弄鬼起来。这时主人家也要下跪向神许愿,最后瞧香的取点香灰充作仙药,让病人服下治病
箍桶

在木匠手艺中有“方凿”和“圆凿”之分。学“圆凿”的擅长制作澡桶、水桶、脚桶、马桶等圆形的木质生活用品。过去由于塑料工业不发达,家庭卫生设施比较简陋,老百姓家中上列用品都是依靠学“圆凿”的木匠来做。因此,大约在八十年代以前,经常看到挑着一个担子,嘴里不停地吆喝着“箍桶噢”、“箍桶噢”的木匠走村串巷,为百姓们制作修理各式各样的木桶制品。
赶脚

类似如今的出租,赶脚的把驴拴于城根,有需要者就骑上它,赶脚的在后面紧随其后。
劁猪

在以前,劁猪是一门谋生的好手艺,从事这一行业的一般都是男人。他们的生意是季节性的,因为老百姓养猪基本都将时间约定俗成了。农村家家户户大多养猪,如果买来的小猪是雄性的,只要不将猪留作种猪,到了猪将成年时,便都要阉割贤淑哥。劁猪在东汉就有了,这种神奇的古传妙法,据说乃得自当年华陀高超外科手术的真传。
批殃榜

如果有人死了,家人请风水先生验看死者,开具殃榜(或殃书),上写死者生卒年月、火葬和出殡时日等,这就叫“批殃榜”。在古代,如果没有阴阳生开的殃榜,官府是不开入地埋葬的“许可证”。
窝脖儿

解放前,在北京的马路上,常见有人窝着脖子,背着东西健步疾走。这是为人搬家或代人送嫁妆的。这种行业叫“扛肩”的,也叫“窝脖儿”。过去,北京中上人家嫁女,多将嫁妆交与喜轿铺,由喜轿铺用红漆桌摆好,由人抬着(几抬、几十抬不等)穿街越巷,以示阔气。可穷人家嫁女,顶多有一大一小木箱,及脸盆、油灯等物,所以,只雇个“窝脖儿的”便一“窝”了事。“窝脖儿匠”常由喜轿铺代找。因此,这行人就归在喜轿铺的组织内。收入的二成交柜上入帐。
磕泥饽饽

老北京庙会、集市上有卖泥饽饽模子的摊儿。先买回一些泥饽饽的模子,再从护城河外挖回些黄粘土,用水和好,放在模子里按实、抹平、磕出,就成了泥饽饽。泥饽饽种类很多,有狗、猫、虎、豹、鸟等。
卖大力丸

卖大力丸是一个既要能练点绝活,又得能说会道的行当焦刚博客。相声《大保镖》里的这一段大家可能都有印象:"吃了我的大力丸,不管您让刀剁着,斧砍着,车轧着,马踩着,鸭子踢着……"。他们卖的大力丸成了一种包治百病,有病治病,无病强身的神药。
卖爆米花

一个老头,一个小“锅炉”,一个风箱,一个大口袋,“砰”地一声,就将大米或玉米变成了香喷喷的爆米花。那时候,爆米花不仅仅是一种好吃的,更是魔术一般的表演。
卖糖葫芦

以前有一种糖葫芦,是挑着担子或挎着木提盒走街串巷吆喝卖的。挑子一头的木盘上支着竹片弯成的半圆形架子,上面插着糖葫芦,另一头是当场制作用的火炉、铁锅、案板、刀铲及糖、红果、山药等工具和原料。
拉样片

拉洋片在电影尚未普及的年代,是一种代替电影的娱乐方式,堪称中国独有的街头“土电影” 。表演时艺人将各种画片装入特制的大木箱中,箱子外壁设若干圆洞,洞上装一凸镜,观看者通过凸镜往箱内观看。表演者一边拉放画片,一边根据画面内容配以唱词和锣鼓。
卖草编

把没用的草叶编成各种动物、人物等各种小玩意的手艺人。
浇铸铁器

以前的铁锅、铁盆都是这种露天的作坊里浇铸出来的。
拉洋车

拉洋车的咱就不用过多介绍了,老舍先生笔下的“骆驼祥子”就是北平拉洋车的。
剃头匠

在过去,不仅有固定的理发店,还有走街串巷的流动剃头匠,剃头这买卖不能吆喝,所以他们使用一种“唤头”,能发出响亮的“嗡嗡”声,这就算是剃头的叫卖声。
磨剪子磨刀

“磨剪子嘞,锵,菜刀。”——以前胡同里经常能听到这样的吆喝声,伴着“嚓啦,嚓啦”的打铁板声,各家各户就把钝了的剪子、菜刀拿了出来。如今磨剪子磨刀的师傅已经非常少见了,只有一些饭馆还有磨刀的生意可做。
说相声的

算卦兼看风水的

耍中幡的

耍坛子的

绒花摊

皮匠

编席的

吹糖人的

兑换银圆的

锔盆锔碗的

卖豆腐脑的

卖佛龛的

卖果子干玫瑰枣的

卖皇历的

卖馄饨的

卖活鱼的

卖假药的

卖烤白薯的

卖莲子粥的

卖年画的

卖水萝卜的

卖酸梅汤的

卖糖葫芦的

卖豌豆黄的

卖小金鱼的

卖芸豆饼的

卖粽子的

卖油的

卖鸟的


长按下方图片
识别二维码 关注【史海钩沉】


热文推荐(点击即阅)
揭秘开国十大元帅的最终结局林彪叛逃后48小时内,毛泽东做出了8个惊人决策!洪秀全荒淫贪腐的真面目马恩列斯的后代:令人感慨万千五次灭族,五十六次灭国,却永远灭不掉的大中华绣荷包简谱!共产党留不住他,国民党骗不了他,他是100年来最潇洒的中国人他们先杀了我父亲,我怎么能忘记?1978年:百名知青卧轨拦军列回城风波揭秘江青在延安十年的真实生活齐奥塞斯库时代 · 掌声分为19级美国真正的可怕之处在哪儿红色高棉天堂如何变成噩梦是谁把毛泽东长媳投进监狱?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