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火线fp怎么得从前今日-沧海一声笑-坤曦书社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72
从前今日|沧海一声笑-坤曦书社


金庸
3月10日/1924年
金庸松田芳子,原名查良镛,1924年3月10日生于浙江省海宁市袁花镇,1948年移居香港三国将星传。当代知名武侠小说作家、政治评论家,“香港四大才子”之一。

家学渊博
唐宋以来巨族,江南有数人家
“一门七进士,叔侄五翰林”是海宁查家的真实写照:金庸的高祖是清代著名诗人查慎行,其被赵翼、纪晓岚等诗人盛赞为与陆游“并驾齐驱、互有所长”;查慎行与二弟嗣僳、三弟嗣庭(“维民所止”——“雍正去头”文字狱受害者)、堂兄嗣韩(榜眼)、侄儿查升(侍讲)均是翰林,查慎行的大儿子克建、堂弟嗣绚皆为进士。
祖父查文清是光绪年间进士,在江苏丹阳做知县。任职期间清正廉明,尤富民族气节。在著名的“丹阳教案”中,因“力为民请命”,最终被刘坤一“以误去官”。
金庸的父亲查树勋是中国三大教会大学之一的震旦大学毕业生,受过西式教育,对金庸相当怜爱,曾在一年圣诞节送给小金庸一本狄更斯的《圣诞颂歌》。金庸一直把这本书带在身边,其小说受西式影响深远与此有莫大关系。
查树勋看到儿子一天到晚看书,不喜欢运动,体质羸弱,想到了爱好舞剑的妹妹查玉芳,便把金庸交给她管教。查玉芳常和天南海北的女侠聚会文明试炼场,金庸耳濡目染,也喜欢起武侠小说。他后来所写的众多武侠小说中,那众多女侠展示的剑式名称,很多都是听姑妈和她的侠友们讲的。
金庸的生母徐禄,是徐志摩的姑堂母。徐禄读过私塾万凤之王,不仅知书达理,喜弄诗文,而且思想开明,作风民主,与查树勋感情甚笃。金庸的少年时代是幸福的,在父亲慈祥的目光中,在母亲的殷勤关爱下,他读书、下棋、看海潮……金庸还记得小时,“母亲和姊妹姑嫂们爱读《红楼梦》,大家常常比赛背诵回目的诗词,赢了的可拿一粒糖。自己在旁听着,觉得婆婆妈妈的,毫无兴趣,但从母亲手中接过一粒粒糖果,自然也兴趣盎然”。

求学人生
窗竹影摇书案上,野泉声入砚池中
1937年日军大举入侵,因战事学校辗转多地,最终金庸转入浙江省立联合高中初中部就读超级恶魔人。在初中三年级时,他便与同学合编了一本指导学生升初中的参考书——《给投考初中者》。这是此类型书籍首次在中国出版,也是金庸出版的第一本书,收效不凡。
他是学校的高材生,数理化成绩优异,英语,国文更是出色,能写一手好文章尿糖试纸。因为在图书馆外走廊的壁报上刊登《阿丽丝漫游记》,讽喻不近情理的训导主任,震惊全校师生。最终主任恼羞成怒,逼迫校长作出决定,开除查良镛瑞丰银行。以后良镛转入他校学习南大校草,但他的文学创作才华和敢于反抗强权的精神却是长久地留在联高同学的心中。
后来,金庸到了中央图书馆阅览室工作贝朗宁,那里的馆长蒋复聪(蒋百里侄子)是金庸的表兄弟,对金庸照顾周到。金庸便在图书馆一边工作,一边集中阅读了大仲马、雨果等西方浪漫派小说,同时阅读了大量中国古代武侠小说。
抗战胜利后,金庸回到家乡,在《东南日报》工作。闲暇时间,就带着弟弟一起观看“海宁潮”,海宁正好位于钱塘江的出口处,海与江的交接处,沧沧茫茫,异常壮观。在他日后的《书剑恩仇录》里,便有对“海宁潮”的精彩描写。这份对兄弟的关心和爱护,也成为了其“情义”的最初原型。

金庸
金庸
金庸和夏梦
<<左右滑动查看更多>>

写作生涯
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
1947年,上海《大公报》刊出广告,要在全国招聘两名译电员,有3000多人报名参加考试。金庸一路过关斩将,顺利进入当时影响很大的《大公报》。随后不自由毋宁死,金庸便随着《大公报》去了香港,赤手空拳打天下。
1952年,《新晚报》副刊,金庸调任该报副刊编辑,以“林欢”为笔名,在副刊上开设“下午茶会”;撰写影评、电影剧本;之后与朱玫成婚,开始了《明报》的创业生涯。
1955年,31岁的查良镛首次以“金庸”为笔名,创作了第一部武侠小说《书剑恩仇录》,一经《新晚报》发表便引起轰动,奠定了其武侠文学基业,一时“金梁”并举。随后《碧血剑》开始连载,与梁羽生、百剑堂主在《大公报》开辟“三剑楼随笔”专栏。在这之后,金庸开始了创作的黄金时期,“射雕三部曲”促使《明报》王国颇具规模,武侠王国的时代开启,直到1972年《鹿鼎记》连载完毕宣布封笔,一共写了“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加一部《越女剑》,共15部作品。

乡土情怀
感我桑梓赐以嘉名,愿以菲薄助振斯文
1981年,金庸携妻儿回到内地。不久,邓小平便与他进行会谈。这是邓小平在新时期单独会见的第一个香港同胞。
1985年,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宣告成立,随后金庸被任命为基本法起草委员会“政治体制”小组港方负责人,为香港回归做了许多贡献。后来,有加拿大移民局官员主动与金庸联系,表示愿意为他办理移居加拿大的手续。金庸婉言谢绝,并声称要为中国人民做事。金庸的这种社会责任感与爱国感,无疑在其作品中得到充分发扬。
金庸对家乡发展文化事业很关心。穿越火线fp怎么得每次来嘉兴、海宁时,都要看看文物古迹的保护情况,并热诚提出了许多宝贵意见。还为母校嘉兴一中设立了“金庸奖学金”,兴建“金庸图书馆”。图书馆落成后再斥资于西湖兴建“云松书舍”,现也已成为杭州的新旅游景点。
早在徐志摩遇难身亡时,查良镛就随父母前往吊唁,郝璐璐哀悼表兄徐志摩。到了香港,查良镛还念念不忘才华横溢的表兄,专门读了他的很多诗和散文。当他得知故乡政府要为徐志摩修新墓时,除了在来信中表示深深的感激之情,还亲自赶来阔别半个多世纪的故乡海宁。来到墓碑前,金庸恭恭敬敬地鞠了三鞠躬,并写了“诗人徐志摩”的条幅留存故乡,表示对表兄的深切怀念,如今在海宁依然能看到金庸的笔迹。

西洋才子
满眼生机转化钧,天工人巧日争新
金庸虽然没有留过学,可他受西方文艺影响却十分深远。比如:《射雕英雄传》里梅超风要扼杀郭靖之时,却笔锋一转,转而写梅超风对桃花岛旧事的回忆,这便是运用了电影倒叙的手法,复现了一个特写镜头,近乎银幕上“淡入”与“淡出”的运用。
同时,金庸的小说还包涵着迷人的文化气息、丰厚的历史知识和深刻的民族精神。内容覆盖诸子百家,涉及各类文史科技典籍,包括琴棋书画诗酒花等元素。作者调动诸方面的深广学养,使武侠小说上升到一个很高的文化层次:看了《碧血剑》附录的《袁崇焕评传》钱江生化股吧,我们就知道金庸对有关的历史曾下过苦功并形成精辟的见解;《天龙八部》那种“悲天悯人”、博大崇高的格调,没有金庸那种对佛教哲学的真正会心,一般作者就只能望其项背。
与传统武侠小说相比,金庸的小说在写作手法、内容意境上都有推陈出新之处智慧珠拼盘。有容乃大,金庸小说实际上是以精英文化去改造通俗文学,拥有这番境界,金庸无疑称得上是“新派武侠小说”的第一人!
“金庸热”已经持续了近半个世纪,相信作为经典的金庸小说,必定能经久不衰威县吧!

文案 | 卧龙
排版 | 马力
审核 | 坤曦内阁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