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读记课件从普通到一代枭雄,他需要比别人多经历多少,付出多少?-企业之本运作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65
从普通到一代枭雄,他需要比别人多经历多少,付出多少?-企业之本运作

终南山,洞天之冠,天下第一福地。
据说,这终南山里有数万人避世隐修,各行各业什么人都有,其中就有不少不出世的高人。
此时,在终南山靠近楼观台的山脚下,一个胡子拉渣的男人正站在一处连墓碑都没有的坟头前。
如果有懂堪舆风水的高人,在看到这块坟地的风水格局后,绝对会惊出一身冷汗。
什么样的人物,才敢选在这里?
“爷爷,孙儿回来了”男人低着头默默说道。
他叫秦升,今年二十六岁,身高一米八,不算帅气,只能说耐看。
随后他将一瓶只卖二十块钱的西凤375全部倒在爷爷坟前,他爷爷生前最爱喝这种酒,基本每天都要喝一瓶。
两年了,秦升离开这座被称为十三朝古都的城市两年了,如今终于可以回来了。
两年多前,他刚刚大学毕业,爷爷却寿终正寝,享年八十九,爷爷临终前叮嘱过他,两年内不准回来。
从此安徽盐业吧,秦升按照爷爷的遗愿,走遍大江南北,寻访名山大川,这两年的经历,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多少次从鬼门关捡回这条命。
“爷爷,我明天就要去上海了,等到过年的时候再回来看你混沌傲世决,您一个人要照顾好自己”秦升清理了坟头的杂草后,随口说道。
其实,秦升心里有很多疑问想问爷爷,可是现在爷爷已经仙逝了,这些话也没有必要了。
比如,他不是西安人,只知道四岁的时候被爷爷带到这里,从此就在这里扎根下来,至于他到底是哪里人,父母又是谁,他什么都不知道。
他问过爷爷,但爷爷从没说过,只说缘分到了,自然会知道。
陪着爷爷唠叨了会,秦升这才离开。
刚回来,但明天就得走,他还得见几个朋友。
当秦升离开这里后,一直藏在不远处树林里的两个男人缓缓走了出来。
“主子,真不见他么?”身材魁梧眼露杀气的男人对着旁边的中年男人恭恭敬敬的说道。
中年男人穿着比较舒适的麻衣布鞋,微躬着身子,脸上已经有不少沧桑的皱纹,两鬓的头发也微白,他不说话却不怒自威,眯着眼睛望着远去的秦升,又看眼旁边那不起眼的坟堆。
“不见了,我倒想知道,老头子到底能培养出什么样的妖孽?”中年男人冷笑道。
从山下走到公路上得二十分钟,不过秦升还没走出去,却又被三个陌生人给拦住了,这三个人显然来者不善。
“年轻人,交出那件东西,我们可以放过你”带头的男人手里玩着把匕首,不屑的笑着。
“从四川追到新疆,从新疆追到青海,从青海追到西安,你们还真不嫌累?”秦升呵呵笑道。
“别和我们废话,不然后果你知道”
秦升叹了口气道“我都说了多少遍了,你们宋家那件东西真不在我这里,为什么不信呢?人和人之间还有信任么?”
“看来我们只能动手了”那男人恼火道。
秦升觉得很无趣,也懒得解释,直接道“来啊,能动手尽量别哔哔啊”
三个男人听到如此嘲讽的话,二话不说直接冲向了秦升。
“都以为我是废物么?”秦升嘴角微微上扬,如果不是爷爷让自己一直低调做人,自己早就解决了这几个跟屁虫。
现在爷爷所说的时间已过,以后的自己,没必要再低调了,毕竟被人轻视惯了,他们会真以为你是废物。
当最前面的男人到眼前时,秦升一脚踢中他的手腕,顺势接住他手中的冷钢匕首,弯腰躲过从背后而来的偷袭,紧接着将匕首插在那男人的大腿上。
后面的两个男人已经跟上,秦升不慌不忙躲过他们的连续攻击,寻找机会侧身一肘直接打在左边男人的胸口,这一肘势大力沉,那男人直接断了两根肋骨,他顺势高高跃起,直接用膝盖撞在男人的侧腰。
这时候,右边男人手中匕首已经攻向秦升的后背,秦升像是脑勺后面长着眼睛,一个转身躲过,眼疾手快直接抓住那男人的手腕,将匕首生生插在了左边男人的肩膀,最后一记勾拳击中右边男人的下巴,这一拳直接打晕了那男人,可他并未就此罢手,而是拔出匕首,再次插在右边男人的手臂上。
短短几分钟,一场战斗轻轻松松的结束,秦升没有受任何伤,三个男人已经失去战斗力,对他再也构不成威胁。
我不是废物,怎么就不信呢?
“来来来,都把手机拿出来”秦升嬉皮笑脸的说道。
三个受了重伤的男人一脸疑惑的盯着秦升,不知道秦升想干什么,他们没想到这货如此的猛,特么的不是说手无缚鸡之力么,谁特么说的?
“不拿是吧?那我自己动手了”秦升冷哼道,于是亲自动手搜出三个男人的手机。
手机那在手里,秦升嘟囔道“骂了隔壁的,劳资用的还是老款诺基亚,你们都用上iphone6s了,还真是有钱啊”
这句话说完,秦升在三人诧异的眼神里,将手机扔在地上,然后鼓足力气使劲的踩了起来,边踩边骂道“让你们特么的追老子,让你们追”
很快三个手机就被秦升彻底报废了,三个男人欲哭无泪,连死的心都有了,这特么的荒山野岭的,要是没人救他们,迟早都得流血过多而亡。
干完这些事,秦升扬长而去,只留下三个心里将秦升祖宗十八代问候遍了的男人。
从终南山下离开,重新收拾好自己,刮掉胡子换身衣服,回到市区的时候已经是下午,秦升要去的是南郊一处小区,那里住着他的恩人,他从上小学开始,就住在这家,他把这家的两位长辈当做亲爸亲妈,如果不是爷爷不允许,也许他早就认他们为干爸干妈了。
“升儿,你总算是回来了,你这两年都去哪了,你知不知道我们都快担心死了”秦升刚进门,就被一位中年妇女抱住痛哭流涕。
秦升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他知道女人把自己当亲儿子,所以抱着她,任由她发泄着情绪。
良久,女人情绪这才恢复过来,拉着秦升坐了下来,她早早就知道秦升要回来,已经准备了一桌饭了。
“姨,家里的事情我都知道了,你身体好着么?林叔在里面怎么样?”秦升平静的说道。
他知道就在自己离开这两年,家里差点崩溃了,林叔被人设局套了进去,然后公司被外人侵吞,就差点家破人亡了。
“升儿,你林叔他命苦啊”说到这事,王丽再次哭了起来。
秦升有些愧疚,虽然不是亲生父母,但他早已融入这个家庭圣母案,作为这个家庭的一员,作为除过林叔唯一的男人,那个时候他必须抗住压力,可是……
“姨,没事的,就当是破财消灾吧,爷爷很早的时候就说过,林叔中年会有一劫,想来他自己也知道,但只要人还活着,什么都还有希望”秦升安慰着王姨。
“你林叔没事,这些事情他都看淡了”王丽擦着眼泪摇头道。
秦升继续道“何况,我这不是回来了么,我回头会想办法帮林叔”
“升儿,你林叔的事,你帮不上什么忙的,别折腾自己,只要你和欣欣都好好的就行,我心里就踏实了”王丽没把秦升的话当回事,秦升只是个普通孩子,而老林牵扯的事比较大,他能帮什么忙?
“对了,姨,欣欣在哪上大学?”秦升关心道,欣欣是林叔和王姨的独生女,比秦升小几岁,秦升一直把她当妹妹看。
“你在上海读的书,所以她也跑去上海了”王姨哭笑不得道。
秦升高兴道“上海啊,这样挺好,我明天就去上海了,以后也能照应着欣欣?”
“你刚回来就要走?”王姨惊讶道。
晚饭,秦升就陪着王姨,还是以前那个味道,当吃到八宝辣子夹馍的时候,秦升已经红了眼睛,他只有爷爷没有父母,别人说他是孤儿,而他却只有在这里,才能找到家的感觉。
爷爷说,谁对你有恩,不必说出来,默默记在心里就行,当他们需要你的时候,站出来。
所以,谁欺负了林叔他们家,秦升迟早都会还回去。
吃完晚饭,秦升离开了林家,来到雁塔北路的一处烧烤广场,这里有家蜀南竹签烤肉特别好吃,以前每次回来,他都会和几个死党来这里。
秦升早早就到了,他给四个死党打电话,大家对于他重新出现很是意外,可是只有两个能来,对此秦升没什么想说的。
他知道,人生总是渐行渐远,很多事情,都不会再回到从前。
“老秦,特么的,我们都以为你小子失踪了,你这两年到底去哪了?”两位死党同时赶到,说话的这位是蒙哲,长的很帅,以前他们经常喊他小白脸。
“骂了隔壁,你给我打电话,我还以为是骗子,没想到真是你狗日的”郝磊破口大骂道,他以前当过兵,前段时间才复员回来,个子很高有些偏瘦。
“坐下说,有些事情,一言难尽”秦升搂着两个死党笑道。
三人坐下以后,郝磊直接喊道“服务员,三箱9°,二十块钱肉,二十块钱筋,二十块钱腰子,三个烤油饼,一份烤茄子,一个素拼”
“今晚我们不醉不归”蒙哲也是高兴道。
人生在世需喝酒,但喝酒,只有和对口的人喝,才能尽兴才会开心,如果和无趣的人喝酒,那只是纯粹的喝酒,没有一点意思。
所以秦升很高兴道“麻痹,怕你们啊,那就不醉不归”
三人连碰三杯,才开始聊天说话。
“这两年,你们都怎么样了?”秦升询问道。
“我刚复员回来,还没找工作,老蒙已经订婚了,估计明年结,到时候你可别玩失踪了”郝磊笑道。
“他们呢?”秦升继续问道。
老蒙叹口气道“老徐和吴永现在和我们不是一路人啊,估计你也打电话了,我们两一年都见不到几次,我想说什么,你明白……”
秦升有些感慨道“那就不说了,喝酒”
“来来来,喝酒,喝酒”
刚进十月,所以这会天气还有些闷热,烧烤广场异常热闹,大家大口吃肉大碗喝酒,肆意笑骂人生,熟悉的地方,熟悉的感觉。
秦升觉得,这一切真好。
“老秦,你这两年到底怎么了,给我两说说”
“以后再说吧,反正没事,都挺好的”
“你小子啊,那你以后什么打算?”
“一点的火车,跟你们喝完酒,我就要去上海了,以后哥们在上海发展”秦升解释道,对于最好的朋友,没什么隐瞒的。
“上海?苏沁好像也留在上海了吧”
“老蒙,你闭嘴”郝磊听到这话,连忙打住道,蒙哲也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
秦升呵呵摇头道“没什么,想说什么就说吧,这些都过去了”
“喝酒,喝酒,说什么废话啊”
三箱酒没有喝完,三个人就散了,毕竟秦升一会还要坐火车,窃读记课件其他人明天也有事。
打车去火车站,秦升没什么行李,坐在出租车上,醉眼朦胧的秦升透过车窗望着这座城市的夜景,那斑驳的城墙诉说着岁月的故事,那熟悉的路名却已是沧海桑田,这座城市像位迟暮的老人,冷眼旁观时代的变迁。
当火车启动的时候,秦升知道自己要开始一路新的旅程了……
第二章不愿平庸
秦升喜欢坐火车,不愿意坐飞机,不是说因为恐高或者其他原因,因为坐火车可以看沿途的风景以及风土人情,有时候别有韵味,也能观察来自大江南北的过客,寻找有趣的人。
其实,最重要的原因是,他没钱坐飞机。
这一路,十七个小时,秦升买的硬卧,车厢里是几个国庆收假回学校的学生,他们都是西北几省的学生,叽叽喳喳的说着上海这座大城市的各种好,好像好几个人都说毕业以后就不回去了。
这让秦升想起了自己去上海读大学,也是坐火车,也是对一切充满好奇和期待,那也是自己第一次出省,独自一人背着行李,就这样走过了四年。
在上海待了四年,秦升最后的总结是什么?
那就是好的更好,坏的更坏,大多数人都是生存,而不是生活。
睡醒以后,秦升就和那些孩子闲聊,他们所考的学校都不错,想来都是那些地方的高材生,也只有读书才能有更好的出路。
现如今很多人都说,读书无用论,可是在秦升眼里,读书是大多数普通人最好的出路,可能不会让你发家致富,也不是为了让你有份好工作,但可以让你以后有更多更好的选择,也能让你遇见更好的自己。
不管你是读过的书,走过的路,遇到的人,经历的事,好的,坏的,最终都会沉淀下来,开花结果。
不过更多的时候,秦升不喜欢吵吵闹闹,只会坐在过道的座位上,欣赏外面匆匆而过的风景。
等到上海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天微微黑。
再次踏上这块土地kyani,秦升深深的吸了口不再纯净的空气,离开这里已经快三年了,那些人那些事那些回忆再次涌入心头。
秦升真想说,人生若只如初见啊,多好。
“上海,我回来了”秦升大声的吼道,旁边的路人们都以一副看神经病的表情盯着秦升,秦升哪管这些,他从来不在乎别人对自己的看法。
爷爷说,上海是自己的龙兴之地,秦升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在这里出人头地?
从火车站坐公交直奔目的地,位于浦东龙东大道旁的汤臣高尔夫别墅,他要去见一位故人,也算是答应过他一件事。
虽然在上海上了四年大学,可秦升基本没逛过这座城市,如果不是爷爷说,自己的福地在上海,他断然不会再回这座城市。
汤臣高尔夫,魔都最贵的豪宅之一,能住在这寸劲寸土的浦东,都是在这座城市拔尖的那批人。
秦升要见的就是其中一位。
打车到汤臣高尔夫门口,经过保安传达,没多久里面就出来位保镖接他进去,一路上秦升什么话都没说。
数分钟后,他们终于到了那位故人的别墅,这是栋足有近千平米的三层豪宅,别墅四周被围墙和铁栏杆围起来,里面有私人花园和游泳池。
此刻别墅灯火通明,秦升进去的时候,正好碰见一位微躬着身子的老人在收拾花花草草,那保镖微微低头道“吴老”
秦升也微微低头,那老人只是看了两眼秦升,就没了兴趣。
当秦升被带进别墅后,那保镖指着不远处的房间,这才说道“韩爷在书房里等你”
秦升笑着说声谢谢,这才直奔书房而去。
敲门……
等待……
过会里面才传来一个中年男人浑厚的声音道“进来”
秦升推门而入。
只见书房里烟雾缭绕,呛的人睁不开眼睛,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哪里着火了。
沙发上一个略微发福头发斑白的中年人在那里抽烟,烟灰缸里满是烟头,地上也有不少。
“小秦,你可总算来了”中年男人抬头看见秦升后,愣了片刻,捻灭烟头连忙起身走向秦升,哈哈的笑了起来。
秦升呵呵笑道“韩叔,昆仑山一别,该有一年零三个月了吧”
“你小子说,以后肯定会来上海发展,到时候第一时间找我,这么长时间过去了,我以为你小子忽悠我,没想到还真来了”被秦升称为韩叔的男人哈哈大笑道。
秦升被他拉着坐在沙发上,先男人一步拿起茶壶给两人倒上茶道“韩叔,你说过,男人要是做不到,就不要轻易给人许诺,诚信这东西,年轻人不懂,但越往后对一个人越重要。何况,您救过我半条命”
“你小子啊”韩叔指着秦升哭笑不得道“那你什么时候到的?”
“刚下火车就过来了”
“还是那么实在,这几天我有点太忙了,改天找时间,韩叔我给你好好接风洗尘”韩叔拍着秦升的肩膀说道。
韩叔,原名韩国平,至于做什么的,秦升从来没查过,反正他说生意人。只是当初游历大江南北的时候,在昆仑山偶遇,两人要去同一个地方,于是结伴同行,秦升可能是太年轻,没有什么经验,如果不是韩国平,他肯能就会被那次雪崩干掉。
“韩叔,是不是遇到事了?如果有什么能帮到,你尽管说”秦升和韩国平聊得来,算是忘年交吧,所以才能刚到上海,就来见他。
韩国平叹口气,又点燃一根烟道“一点小事爱调查,谁的人生不是起起伏伏”
不过,紧接着他又说道“既然你开口了,小秦女座头市,我可能还真有件事需要你帮忙,你看你方便不?”
“韩叔你说”秦升一脸认真道。
韩国平给秦升递了根烟,在秦升的推脱中给他点燃,这才道“我得罪了一个仇家,最近他在对付我,我怕她拿我女儿出气,所以想让你保护她,等到风波过去再说”
韩国平看似风轻云淡,可秦升能听出背后的剑拔弩张,他若有所思道“韩叔,你放心我?还有她同意么朴帅眉?”
“这辈子,我是看走眼过几个人,但我认为我觉对不会看走眼你,这次风波要是过去了,你小子就来我这。至于她,你不用管,我会给她说的,就说给她找了个助理”韩国平不轻不重的说道,看起来很是憔悴史前新纪元,眼神里也满是血丝。
这时候,有人敲门进来,是别墅的管家,他低头道“韩爷,客人到了”
“请他来书房,还有让韩冰过来,我有事给她说”韩国平平静说道。
等到管家走后,他又对秦升道“小秦,我这会还有点事,就不能陪你了,你刚下火车就过来,肯定还没吃晚饭,厨房有现成的东西,或者你想吃什么,让他们给你做,等一会我女儿来了,我再找你”
秦升点点头,起身笑着离开。
餐厅里,保姆给他弄了点菜,还有几个馒头,这正和秦升的意思,他喜欢馒头而不是米饭,正好韩国平也是西北人,也爱吃馒头。
平日里秦升吃饭都是风卷残云,今天他却细嚼慢咽,同时打量着别墅里的每个人,不管是保镖还是保姆们,任何一个人他都不会放过,这已经是他能活下来养成的习惯了。
对任何陌生人的松懈,都可能成为致命的威胁。
这顿饭,秦升吃了半小时,直到别墅走进来一位身材高挑穿的性感的美女,这才让他放下碗筷。
想来这位美女就是韩叔的女儿韩冰了,没想到会是位祸国殃民的小妖精,难怪韩叔如此担心,任何一位男人在她面前都会兽血沸腾,何况是那些刀口舔血的亡命之徒。
“这么晚了,老头子找我什么事啊,真是烦人”韩冰走进别墅后,很不高兴的嘟囔道。
及肩的短发,灰色的紧身t恤搭配黑色的短裤,还有那潇洒的凉拖,脖子上挂着宝格丽serpenti吊坠项链,手腕上是宝珀镶钻的限量版SaintValentin红心腕表,再加上背的圣罗兰的包。
真正的超级白富美……
这位白富美上楼没多久,保姆就下来喊秦升道“老爷让您上去”
秦升走近书房的时候,正听见那韩冰大喊道“我不要什么保镖,你这是干涉我的隐私”
“别和我说那么多废话,我是你老子,如果不要助理,可以。我立刻从你公司撤资,冻结你所有的信用卡,收回你的车子和房子,以后你就乖乖给我待在家里”韩国平很是恼火道。
秦升这时候进来了,韩国平立刻喜笑颜开道“来来来,秦升,这就是我的女儿韩冰,你们认识下”
“秦升,很高兴认识你”秦升主动伸手道,可是韩冰根本没有和秦升握手的意思,场面有些尴尬,不过秦升能理解,悻悻的收回手。
韩国平不好意思道“她就是脾气,从小被我惯坏了,让你看笑话了,以后她的安全,我就交给你了,还有一会我让管家给你支点钱,用完了你找他继续要,韩冰住在华润外滩九里,我在对面的世茂滨江花园有套房子,一会让管家把钥匙给你,里面什么都不缺,这样你也方便接送她,你去找管家吧,我跟她再说几句话”
秦升出门去找管家,韩国平继续和这个娇生惯养的女儿谈心……
当秦升在管家那里拿到钥匙和钱后,韩冰已经从书房下来,见到秦升直接喊道“狗腿子,走了,送老娘回去”
管家哭笑不得,秦升却并不生气,跟一个尚未脱离父亲羽翼彻底长大的白富美计较这些,实在是太掉价了。
韩冰的座驾是辆大红色的玛莎拉蒂-GranTuris mo,她出门后直接把钥匙让给秦升,随后坐到副驾驶,然后笑眯眯的盯着秦升。
秦升几乎没开过这种豪车,但他保持冷静,琢磨片刻后就启动了,紧跟着向着外滩而去,韩冰憋着股气,怒目瞪着秦升。
这一路,两人无话可说。
到了华润外滩九里后,秦升护送韩冰进门,韩冰恶狠狠的说道“明天早上九点准时接我,要是迟到一秒,就给我滚蛋”
随后,嘭的关上门。
秦升无奈苦笑摇头,然后离开。
下楼后,他没有开车回世茂滨江花园,而是将那辆玛莎拉蒂扔在路边,随后直接打车来到外滩黄浦江边。
在秦升眼里,如果一个男人要是有点野心,那就该去北京走遍长安街,来上海看看外滩两岸,那时候就能激发你内心最深处的欲望。
秦升有野心么?有。
有欲望么?有。
他觉得,一个男人这辈子要是活的不够精彩,不能站在一定高度,那这辈子真特么是白活了。
谁都有选择生活的权利,也许很多人都愿过普普通通平平淡淡的生活。
但秦升,不愿平庸!
第三章这特么的尴尬了……
左边是外滩的纸醉金迷,右边是浦东那些高楼大厦的灯红酒绿,站在黄浦江江边的秦升点燃根烟,狠狠的吸了口,然后缓缓的吐出烟雾。
望着这座繁华而又浮躁的城市,秦升眯着眼睛喃喃道“总有一天,这座城市会记住我很多年……”
如果有人正好听见这句话,要么会认为神经病,要么心里鄙视就凭你?
大多数牛掰的大人物在出人头地前,没有几个人会觉得他有天能飞黄腾达,只有当他真的站在山巅,那些人才会臣服认同。
很多事情,时间会给出最终的答案,也许十年,也许二十年。
所以,现在秦升也不在乎别人怎么说怎么看。
这条路,布满荆棘和凶险,但秦升早已下定了就算粉身碎骨,吾亦往矣的决心。
抽完这根烟,秦升就离开了外滩,总有一天这里会有他的一席之地,那个时候他就不是站在这里仰视,而是站在上海中心大厦的楼顶俯视。
回到华润万滩九里,秦升将那辆妖艳大红色的玛莎拉蒂开回世茂滨江花园,几番寻找后终于找到自己所在的那栋楼。
当进门开灯后,秦升觉得特么的有钱真好,自己有钱那天,也得买套如此豪华的房子,等到站在阳台看见正对外滩的风景后,秦升更坚定了这个想法。
此行上海,秦升真的是什么都没带,所有的东西还得明天去买,幸亏生活用品,这里都有,不用自己操心。
躺在那长柔软的大床上,秦升睡的有点不踏实,他开始考虑自己目前的处境。
韩国平应该是位大人物,不然也不会住在那非富即贵的汤臣高尔夫,但是韩国平应该遇到了大麻烦,不然也不会让他如此焦头烂额,完全不是当初初见时候的风轻云淡。
什么样的人物才能让韩国平如此艰难,韩国平又遇到了多大的事,能不能渡过?
这些都是秦升需要知道的,因为这关系到他在上海的第一步。
如果韩国平愿意培养他,那他这第一步就会走的更容易,比别人有更高的起点,如果不能渡过,那只能再寻出路。
不过眼前,自己最重要的,就是保护好这个韩冰。
“吗比,真是个头疼的问题”秦升很是无奈的说道,不过只能以能和美女朝夕相处来安慰自己了。
清晨,秦升早早起床绕着小区外面跑了两圈,然后吃完早点又顺便给那位小祖宗买了点,等将车开到楼下的时候不过八点。
八点半不到时,韩冰果然下楼了,今天的她不像昨晚那般性感,而是走的OL御姐风格,穿着身灰白搭配的DOLCE&GABBANA套装,包也换成了爱马仕的。
虽不性感,却显气质。
“你个狗腿子还真准时”韩冰对于秦升没有半点好感,反正对于父亲安排的所有事,她都是抵触的,更觉得秦升是父亲派来监视自己的。
一米七穿高跟鞋,韩冰站在秦升旁边,两人还真挺般配的,只是秦升穿的有些落魄寒酸。
“你肯定没吃饭,这是给你买的早餐”秦升将吃的递给她,低声说道。
韩冰没有拒绝,接过了东西,但是只看了两眼,直接转身扔进的旁边的垃圾桶,冷哼道“我不吃这些街边的垃圾食品,一会到公司楼下后,那里有家现磨咖啡馆,给我买杯摩卡”
浪费食物是最可耻的行为,秦升知道饿的特么的什么都敢吃是什么处境,他压制着自己的怒火,面带微笑道“你开心就好”
韩冰公司在复兴公园旁边一处民国建筑里,紧挨着思南公馆,这是她自己的广告设计公司,而不是在父亲的企业里接班。
韩冰不愿意坐接班的富二代,她想做点自己喜欢的事,至于以后父亲那庞大的企业交给谁,那是他的问题。
几年前,母亲得病死了,那个善良勤劳的女人,陪着她男人吃了大半辈子苦,却还没享几天福,就那么走了。
所以,当父亲流连外面的花花世界很少回家,母亲却重病在床忍受疼痛而不愿外人知道,最终导致母亲离世,从那天起她和韩国平的关系就彻底破裂了,至今都无法修复。
这也是为什么,华润万滩九里离汤城高尔夫没多远,韩冰却选择自己住。
“狗腿子,虽然韩国平让你来保护我,不过我们约法三章”上车以后,韩冰终于选择和秦升聊聊。
“你说,我听,再选择”秦升也简单明了回道。
韩冰撇嘴道“第一,按时接送,随叫随到,反正免费的苦力,不用不好吧”
“没什么意见,如果我有事,我会给你说”秦升点头道。
“第二,不能干涉我的隐私,也不能告诉韩国平,包括我去那里,都见了谁,和谁玩了什么”
“没意见,韩叔让我保护你,只要你不出事,怎么都行”
“第三,我让你干什么干什么,大多时候都得听我的”
“这个我保留意见,只要不太出格,我同意,但是如果你强人所难胡闹,那我不会做”秦升眯着眼睛道。
“放心,我对你没什么兴趣”韩冰不屑道“你电话多少,还有微信,有什么事,我会通知你”
秦升掏出自己珍藏的诺基亚道“手机号我拨你,微信没有,我这手机用不了”
当看见这件如同古董般的诺基亚原始机时,韩冰终于忍不住捧腹大笑起来,指着秦升笑的肚子疼道“你你,你是深山老林出来的么,都什么年代了,你还用诺基亚,哈哈哈哈,笑死我了,我不行了”
秦升以前的手机也是智能机,只是后来游历的时候,将手机卖了换钱用,然后弄了个最便宜的诺基亚老款手机。
“韩国平不是给你钱了么,一会送我到公司后,你去换个好点的手机,至少能玩微信”韩冰还是忍不住在笑,紧接着打量几眼秦升道“然后再买几身有点档次的衣服,别出门给我丢人现眼”
秦升懒得理会肆意嘲笑的韩冰,他知道这些富家子弟们,大多数其实心地不坏,只是在这种生活环境下,被人惯坏了。
如果不能长大,总会有吃亏的时候,如果长大了,他们会醒悟的,会知道以前的自己是多么的煞.笔。
所以,他没必要和韩冰生气。
等到了韩冰公司楼下后,韩冰先进去,当她下车的时候,所有人大跌眼镜,第一次见有男人送韩冰上班,都以为是韩冰的男朋友。
秦升停好车然后去给韩冰买咖啡,顺便买了块蛋糕,询问公司员工后,秦升直奔韩冰办公室,所有人都被镇住了,居然没人拦住他,询问有没有预约。
敲门进去,直接将咖啡蛋糕放在桌上,秦升一眼不说,直接转身离开,不带走一片云彩。
果然,当秦升走出这栋三层民国小楼后,整个公司几十号人全部爆炸了,而韩冰还没明白怎么回事。
出门开车直奔最近的商场,秦升并没有因为是韩家的钱,就肆意的铺张浪费,只是买了几件穿的出去,不给韩冰丢人的衣服,包括两套西装,就这样也花了好几千块,让他很是心疼。
从简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他知道赚钱的不容易,从大学开始就在外面各种兼职打工,每一块钱都是自己攒下来的,更别说这两年游历大江南北,那更是知道没钱的痛苦。
当秦升再次回到公司的时候,韩冰已经明白过来,自己被秦升这狗腿子摆了一道,所以她拉着秦升走到大厅里道“大家停下手头的工作,我给大家介绍下,他叫秦升,是我的私人助理,以后你们不管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都可以让他去做,好了,继续工作”
此刻,秦升一脸懵逼,知道自己的苦日子来了。
果然,不少人都知道韩冰的意思,姜一郎故意找很多事让秦升做,比如去买点吃的喝的,比如把楼下的几桶水搬上来,就差老娘这个图不会画,帅哥你给我来点灵感了。
这一天,秦升过得真特么的苦逼。
韩冰工作起来,也真是不要命,中午连午饭都不吃,不停的开会,然后见客户,还有骂人。
秦升路过的时候也是吓了跳,这美女的脾气还真不是一般的暴躁,那帮下属被她骂的劈头盖脸的。
晚上下班以后,所有人都走完了,只剩韩冰一个在加班,秦升肚子饿的咕咕叫了,可韩冰还是没有走的意思。
终于,秦升忍不住了,直接推门而入道“有什么事情,等吃了晚饭再弄,如果无关紧要,那就明天再说”
“我的事,不用你管,在外面等我就行”韩冰头也不抬的回道。
秦升故意露出淫.荡的笑容盯着韩冰,同时舔着嘴唇道“孤男寡女,同处一室,如果我现在干点什么,应该没人能拦得住吧”
“你想干什么?”空荡荡的三层小楼,只有她和秦升,韩冰确实有些害怕,毕竟她才认识秦升不到一天。
秦升冷笑道“如果你听我的话,我什么都不做,如果你不听的话菖蒲郁金汤,那我就不知道了”
韩冰知道秦升这是故意捣乱,反正她也有些累,等到回家了再继续把这点事做完,忍的看见这狗腿子烦。
收拾东西,关灯,韩冰锁门,秦升去开车。
当秦升走出小楼后,立刻注意到了不对劲,因为两个男人缓缓走向了他们,秦升头也不回的向后伸手,准备推韩冰进去。
可他却感觉到,自己摸到了什么不该摸的东西,居然还下意识的捏了捏。
当他回过神的时候,韩冰已经愤怒的尖叫起来道“秦升啊啊啊啊啊啊”
那声音足以让数里内所有人都听见。
秦升知道,这特么的尴尬了……
第四章 得罪了谁?
秦升不是故意的,可韩冰不会这么认为。
只是,这时候秦升没功夫再和韩冰废话,等解决了眼前的危机,到时候韩冰怎么样都行。
“你先进去”秦升严阵以待的说道。
韩冰尖叫完,正准备和秦升拼了,这才发现门口出现的两个陌生男人,这两男人身材魁梧,穿的黑色短袖大森美玲,只差再配副墨镜,向全世界宣布劳资是坏人。
来者不善……
韩冰再任性,也知道情况不妙,连忙听秦升的话,退回到大门里面。
“两位朋友,有何贵干?”秦升笑眯眯的说道,来的都是客,咱能不伤和气就不伤和气,要是吓坏了路边的阿猫阿狗怎么办?
“跟你没关系,如果不想找死的话,让我们带走她”走在最前面,留着大光头的壮汉恶狠狠的说道。
秦升哈哈哈大笑道“卧槽,两位兄弟好眼力,是不是觉得这美女很漂亮啊,我也觉得啊,所以我已经把他占为己有了,你们来迟一步了,下次早点动手”
“玩我们?”那男人冷笑道。
后面的韩冰听到秦升这句话,已经问候了他的祖宗十八代,不过现在她只能把希望寄托给秦升了。
“我擦,你们还喜欢被玩,不不不,我没这爱好,呵呵”秦升连忙摇头说道。
另外那个男人暴躁道“哥,我们和他啰嗦什么,他不想活,咱们就成全他,弄死丫的”
“现在是法治社会,你把我弄死了,会把牢底坐穿的,噢噢噢噢,监狱里最爱捡肥皂,这正和你们胃口啊”秦升依旧嘴贱耍贫道。
他如此拖延时间,就是想让后面的韩冰报警,可这傻女人虽然吓坏了,却只站在那里看热闹,就差端个板凳拿包瓜子了。
“找死”两个男人算是彻底.火了,再也不想和秦升废话,直接冲向了他。
秦升临危不惧,真正的狠角色可不是这种五大三粗的废物,想来这只不过是前菜,他们要真想拿韩冰威胁韩叔,后面肯定还有正菜。
辛亏两个男人手里没有武器三狼案,不然秦升可能会吃点亏,他不退反进同时冲向他们,最前面那光头一拳打来的时候,秦升华丽的一个侧步躲过,紧接着如同蜻蜓点水般的拳头打在男人肘关节。
在他惯性弯腰的时候,秦升抬膝直接命中他的下巴,最后一记势大力沉的肘击砸在他的后背,手肘和膝盖是身体最有力量的地方,只是短短一个照面,这个男人已经被秦升干翻了。
旁边那正准备动手,还没来得及出手的男人直接煞.笔了。
“大哥陌陌谦行,我错了”男人反应倒是挺快,直接对着秦升点头哈腰,然后自己煽自己耳光。
秦升一步一步的往前走鬼三惊,他吓的一步一步的往后退,本以为是火星撞地球,没想到结果会是金刚战女忧。
“唱个喜羊羊美羊羊”秦升威胁道,想到看过的那个电影,不禁调戏这男人。
“大哥,我真不会唱啊”
“唱还是不唱”秦升抬起拳头。
“唱,我唱。喜羊羊,美羊羊,懒羊羊……”这哥们很是为难的唱了起来。
秦升故意转身看向韩冰,那边的韩冰已经娇笑不止,那男人见秦升松懈,从兜里掏出把匕首,准备从背后偷袭秦升。
秦升早有准备,这种角色他见太多了,就算他不偷袭,秦升也给他留了一招。
当男人刚刚踏出一步,秦升一个转身超级漂亮帅气的回旋踢鞭腿直接踢在男人的头上,只见男人脸上的横肉和器官同时抖动,然后整个人直接晕过了过去,重重的倒在地上。
“唱的真尼玛难听”
只是几分钟时间,秦升就解决了这两个危险。
不远处的韩冰看的已经瞪大了眼睛,他没想到这个看起来还有点瘦的男人居然如此的厉害,现在她终于明白爸爸为什么让他来保护自己。
“可以出来了”秦升对着门里面的韩冰挥挥手道。
韩冰如同看怪物般盯着秦升道“你练过武术?”
“我生活在终南山,那里最不缺的就是隐世清修的高手,跟着他们学过点手把式,上不了台面”秦升随口解释道,不过却也是实话。
小时候他们住在终南山下楼观台附近,楼观台是老子得道讲经的地方,他在那里悟出了《道德经》,只是并没有像武当山龙虎山那样成为道教名地,再加上道教式微,西安那地方遗址景点太多,所以并没有多少人知道。
可是,楼观台的掌教当了十年的中国道教协会的会长,直到去年才隐退下来。
爷爷没事的时候经常去找那些牛鼻子老道聊天打发时间,聊聊堪舆风水周易八卦等等,终南山里反正就是道观多寺庙多,再加上山里那些隐世的高手,小时候秦升的生活可精彩的很,整个终南山算是陪爷爷逛遍了。
他这身手,主要是爷爷教的,但更多的是跟终南山里那几位高人学的,算是他们半个徒弟吧。
“终南山,我好像听说过”韩冰若有所思道。
“走吧,上车,送你回家”秦升摇摇头,那种地方韩冰这种人肯定不会理解的。
韩冰却双手叉腰盯着秦升道“狗腿子,现在算算刚才你我的帐,你特么居然摸老娘的胸,你说你想怎么着,我现在就打电话给韩国平”
“那只是个意外,你想怎么样,我把手剁了给你?”秦升懒的理会道。
韩冰得寸进尺道“行啊,剁啊”
“煞.笔”秦升果断骂道。
韩冰大骂道“秦升,我操.你大爷”
“你走不走,你要不走我先走了,一会再出来几个人,到时候你什么下场,我就不说了”秦升边跑边说的。
韩冰听到这话吓了跳,连忙锁门追了过去。
大红色的玛莎拉蒂,秦升这大老爷们开着总觉得有些别扭,可谁让自己只是司机兼助理啊。
“狗腿子,看在你刚才保护我的份上,那件事就算了,不过再有下次,我一定剁了你的手”韩冰恶狠狠的说道。
“下次让我摸,我也不摸,谁稀罕啊”秦升小声嘟囔道。
韩冰大吼道“你说什么?”
“我说,这车开的真舒服”老司机秦升一语双关道。
韩冰没明白什么意思,不过突然变的很是妩媚的爬向秦升抿嘴道“手感如何?”
“舒服”秦升下意识说道。
当他回过神的时候,韩冰的超级龙抓手以及向着要害部位而去,幸亏秦升一把抓住韩冰的手,不然真被断子绝孙了。
“操,你干什么呢,想死别拉着我”秦升被吓了跳,质问道。
韩冰咬牙切齿道“别和我贫嘴,也别以为刚才收拾两个废物就以为我对你感恩戴德了,别忘了你的身份”
秦升直接选择性失聪,这白富美真特么跟变色龙似的,说变脸就变脸……
当秦升把韩冰送回华润万滩九里后,韩冰撂下句明天早上七点来接我,随后就进去了,秦升长舒口气,第一天总算是过去了。
这会他才想起来,两人都还没吃饭呢,秦升本想出去买点吃的送过来,最后想想还是放弃了,要是到时候又被这姑奶奶扔了,特么的不是太没面子了。
出门随便在路边找了家饭店,吃了碗不太正宗的油泼面,秦升决定再去见见韩叔,弄清楚到底谁在对付她,这也关系到自己怎么保护韩冰的问题施鹏鹏。
汤臣高尔夫别墅里,韩国平站在阳台上眺望着远处的球场,这会还有不少人在那里打球,本来他每晚也会去挥几杆,奈何最近实在是没时间也没心情。
“韩爷,秦升来找你了”老管家进来通报道。
韩国平微微皱眉随后吩咐让秦升进来,对于秦升这个年轻人,韩国平挺敢兴趣的,当初说让他来上海找自己本是无意之举,没曾想到他真会给自己打电话,只是对于底细不详的人,韩国平就算是再看重也得小心谨慎。
不过想来秦升不会和自己的对手搅在一起,正好这小子身手确实不错,他就先让去保护韩冰,等到风波过了,再考虑怎么安排他的问题。
“秦升,怎么样,还适应么?”韩国平等秦升进来后,立刻恢复常态道“冰冰那丫头没欺负你吧”
“韩叔,还行,冰冰也挺好相处的,只是有点脾气而已”秦升笑着回道吉食送。
韩国平拉着秦升坐下问道“怎么,找我有什么事么?”
“韩叔,刚才确实有人想针对冰冰,不过派来的只是两个废物,没什么威胁,但是我担心后面还有手段,想问你点事,这关系着我怎么保护冰冰”秦升如实说道。
听到有人对女儿下手,韩国平紧张道“冰冰没事吧”
“没事,已经回去休息了”秦升摇摇头道。
韩国平叹口气道“你想知道什么?”
秦升盯着韩国平,意味深长的问道“你到底得罪了谁?”
.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