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邦漆色卡从沈阳到科学家种太阳,让我想到了林奕含。-痞先生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115
从沈阳到科学家种太阳,让我想到了林奕含。-痞先生
去年
一位台湾女作家患抑郁症于四月二十七日上吊自杀,一个多星期后的五月六日,她去世前几天一段接受采访的视频在中国大陆忽然一夜爆红,一时间全国上下的小清新们的眼睛全都红了——他们异口同声地说「世界欠林奕含一个紧紧的拥抱」绿袖子简谱。
这一切都没什么不对。
每次世界某个角落里有个知名或没那么知名的演员、音乐家、作家去世,中国总是会一下子冒出一大批这个人潜伏多年的粉丝,大家又是点蜡烛又是怀念又是泪目,这已经成了微博、微信朋友圈上一个司空见惯的节目。我总想,这个人要是晚死一天该多好,他临死也不知道原来在中国有那么多从来没冒过头的粉丝。
林奕含的死也的确是个悲剧。我是个特怕死的人,我一贯觉得,我们不应该去责怪那些选择自杀的人——一个人痛苦到连死都不怕了北草蜥,那样的悲哀和绝望是我们活着的人难以想象的。我们能做的只有同情。
所以,就算我觉得「世界欠林奕含一个紧紧的拥抱」这个说法有点那什么,我还是认为到此一切都合乎情理,没什么可多说的。
但是。
但是这一次我手欠点开了那个视频,视频里林奕含用一种很平静的口气,把她自己感受到的痛苦跟惨绝人寰的「犹太人大屠杀」相比,她说她是「经过集中营的人」,她又说她个人的经历「才是更大的屠杀」。
我不能不发言了。
我说:自杀值得同情。但是这女的脑子坏掉了吧赤舌哪里多?居然说自己在和平时代遇到的那点苦难比纳粹种族灭绝大屠杀还要巨大。
好家伙这句话捅了马蜂窝了,小清新们气势汹汹地冲了过来,破口大骂褚明宇这个「冷血无情」不懂得「死者为大」不会「同情弱者」的王八蛋苦蜜。
他们弄错了。「冷血无情」不懂得「同情弱者」不是我,而正是这位「美女作家」林奕含——这恰恰是我不得不发言的原因。
少废话,先看照片。
图一
图二
图三
图四
第一张照片是一个正在被纳粹小将们追赶的波兰犹太妇女。每次看到这张照片我都很难平静,你能想象一下这个犹太阿姨在那一时刻感到的恐惧和绝望吗房行东方,你好好地在自己的家乡生活,忽然世界变得疯狂,可以毫无理由地夺走你的所有财产,夺走你所有珍爱的东西,夺走你的父母、你的爷爷奶奶、你的兄弟姐妹、你的子女你所有的亲人朋友,夺走你的生命——而你完全无能为力。
你好好看看这张照片,再好好听听林奕含都说了什么,然后告诉我,这两个人谁才是弱者?我们该不该在有人轻描淡写地拿这种苦难跟自己的经历相提并论的时候,出来为这个弱者发声呢?
照片里的阿姨在逃跑,可是她又能逃到哪儿去呢?也许没人确切地知道她最终的结局,不过应该就跟是跟图二图三里这些人的结局一样吧。我无从想象林奕含感受的痛苦还珠记,但是我更无法也不敢去想象这个女人的绝望。她也许不是什么「美女作家」,她也没机会给中国网民留下什么讲述自己经历的苦难的视频瓦其依合,但是,这个陌生人在我心里甘鞭,在全世界善良的人的心里都是一个绝望、苦难的标尺,任何人拿自己的那点破事儿来跟她的苦难相比,我都会站出来。立邦漆色卡
那个自称「女王」的人说,犹太人大屠杀是一种「集体的苦难」而林奕含是个人的苦难——放屁!请她好好看看这个女人。
无知小清新们可能不知道,英文理专门有一个词:“The Holocaust”,特指「犹太人大屠杀」这一惨绝人寰的历史事件。无知小清新们可能也不知道,英文里专门有一个说法:“Holocaust Denial”,特指那些试图否认、淡化犹太人大屠杀苦难的行为。
林奕含的话已经很接近这个范畴了,我想她不是成心为纳粹开脱,而是因为无知,但是她这种轻佻无知言论对大屠杀悲剧受害者以及他们后人的伤害是不能轻易被无视的薛嘉麟。世界也许「欠林奕含们一个拥抱」,但是林奕含们更欠照片里这个犹太阿姨一句道歉。
再说一下最后一张照片,这是奥斯维茨集中营里被用于活体实验的少年儿童,林奕含说她是「经过集中营的人」,我想知道她说的集中营是不是这个集中营。
再说一遍:这女的脑子坏掉了吧?居然说自己在和平时代遇到的那点苦难比纳粹种族灭绝大屠杀还要巨大。
小清新们还说,苦难是不能比大小的,每个人的苦难都一样。这是一种傻逼逻辑,就像小清新们爱说:每个人都是美丽的——这是一句用来安慰丑女的骗局,人当然分美丽的丑陋的。不过美丑这话题不重要,但苦难很重要,所以这事儿得说清楚了。首先,是林奕含自己把大屠杀拿出来说事儿跟自己的经历相比,而且,苦难当然是有大小的——和平时代的苦难跟战争时代的人的苦难根本不是一个数量级的。
如果犹太大屠杀的例子对小清新们来说太遥远没有说服力郭姝彤,咱们再看一场熟悉的战争吧。
图五
图六
对于这两张照片的内容我不想再多说什么。我只想问问小清新们,如果林奕含说的是她是「经过南京大屠杀」的人,你们还会说什么南京大屠杀不过只死了几十万人,而「房思琪式的屠杀才是最大的屠杀」这样的昏话吗?跟这个失去亲人在废墟中哭泣的孩子比,谁才是弱者呢?
你去问问照片里这个孩子的父亲母亲爷爷奶奶,或者你直接去问问这个婴儿吧。
最后宜都二中,说起自杀的女作家,我倒想起另一个人——张纯如。张纯如是当年轰动美国的英文书《南京暴行:被遗忘的大屠杀》的作者,三十六岁的时候开枪自杀。《San Francisco Chronicle》在报道张纯如的死的时候说,孟照国她是在研究南京大屠杀的时候开始抑郁,最后精神崩溃的。
好吧我再说一遍:林奕含这女的脑子坏掉了吧?居然说自己在和平时代遇到的那点苦难比纳粹种族灭绝大屠杀还要巨大棋坛小龙女。
你们说「死者为大」。
对,我就是要为这几个死者说句话。

该内容阅读门槛
★★★★★
在这里
没有赞赏/没有扫码订阅/更没有诱导关注/也没有破烂儿活动
接受好心的建议
被指控性侵的人也有 due process 的权利——通过正当法律程序判定是非
得到相应的惩处——而不是网络审判北大、南京大学、上海师范大学,尤其是后两个
没经过独立、认真的调查就一个个急着表态跟沈阳撇清关系
这不是什么「正义的胜利」
这是一种悲哀无非还不是校方的公关部门想尽快把舆论热点压下去
转移注意力
跟前几天那个武汉大学生跳楼试图封锁信息本质上没什么不同沈阳很可能就是一个猥琐的流氓
但被指控的流氓恶棍也有替自己辩解、得到公正处理的权利
相比一个逍遥法外的流氓
「正义网友」们的狂欢更加令人不寒而栗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