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牧从《清明上河图》看开封因运河而成全球第一兴盛城市-宋朝历史那些事儿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58
从《清明上河图》看开封因运河而成全球第一兴盛城市-宋朝历史那些事儿
文艺
《清明上河图》反映的是 徽宗朝崇宁时期东京汴梁(今河南开封)的景象, 孟元老所著《东京梦华录》里详细记述了北宋东京风物和社会风情木岛法子,王子奇博士在讲座中从张择端笔下描绘的开封城更深入地去体认北宋王朝,回到这幅画描绘对象本身去讨论问题食木甲鲶鱼。经授权,澎湃新闻转载本次演讲的图文整理稿(经作者修订)吃喝闪。《清明上河图》画的是 东京城北宋有4个都城,其中相当于我们首都北京的就是它的东京城,另外3个是陪都。那么北宋的东京城在什么地理位置

有的学者在评价北宋时说它是中国历史上的第二个南北朝时期随心铁杆兵,即在中国的南部地区是两宋相继,而在中国北方地区主要是辽金两个政权轮替,还有其他的一些周边少数民族政权相继,但主体上是辽和北宋的对峙与金和南宋的对峙。开封就是北宋王朝的都城,(下图红点处)这里就是北宋东京汴梁的位置。

开封它并不是一个北宋才出现的城市,它是历史上沿用下来的旧城,在唐代称作汴州。唐代是两都制,分别是长安和洛阳,长安在今天陕西西安,洛阳即今天河南洛阳,这两个中心城市是唐代王朝最重要的两个核心。除了两京以外的最重要的两个地方城市是江苏扬州和四川成都,有“扬一益二”之称。那么,东京(开封)城为什么会突然变得非常重要?我想这是和五代十国时期不同政权的割据是有关的。五代时期北中国地区被梁、唐、晋、汉、周五个地方政权相继控制,汴梁城成了这些割据政权的首都,由此地位才一下变得格外的重要。当然它变得重要,也一定有它的历史背景和原因。在晚唐时有人评述汴梁城,说它的经济地位已经变得很重要了——“当天下之要,总舟车之繁,控河朔之咽喉,通淮湖之漕运”,即是说它处在一个很重要的地理位置。“当天下之要,总舟车之繁”说明交通方面的重要性,说它控了河朔的咽喉。我们看开封城在整个北中国版图里的地理位置,它确实是河北和中原交通的一个重要节点。而且还“通淮湖之漕运”,这是说它和江南地区的联系,是和当时的运河是有关系的。运河从扬州通向汴梁城能够使得江南富庶地区的漕运转运到这个地区,所以才是所谓的“通淮湖之漕运”。南宋时期人们不断地追忆东京城的繁华: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题临安邸》林升)。当这些南宋的遗老们走在西湖边的时候,依然把南宋行在临安想象成了他们过去的故都——东京开封城处于黄河泛滥区,淤沙非常厚,要对开封城做非常详尽和全面的考古工作难度非常大。通过考古工作者的艰辛工作,大体上使我们了解到 东京城当时是有一个外城,然后外城内套用着自晚唐以来沿用的汴州城,在汴州城内应该还有一重皇宫,就说开封城在北宋时期至少应该是一个有三重城垣的很大规模的城。

有建筑史学家就根据文献记载,对开封城的布局做了一些复原,给大家展示的这张复原图(下图)未必完全和开封的实况相同,但是也非常有助于我们了解当时开封的情况。

它很重要的一点是“通淮湖的漕运”。

这张图里勾勒出来几条非常重要的河流,包括五丈河和金水河,还有著名的汴河和贯穿开封外城南部的蔡河。珍妮巴斯如果我们从一个比较大的空间范围里俯瞰东京的时候,就会发现东京的繁华不是凭空来的,恰恰是和这几条重要的运河直接相关的,通过这些河流使得开封不止于一个小规模的城市,而使它具有了一个很大的城市腹地,这个城市腹地里的资源都能为首都东京所用,使得开封的物产能够从一个很大的面积包括江南富庶地区来调用。这样当我们从一个宏观的角度去看待开封的时候,才能够更深入地理解它为什么在这个时期能够变得非常的繁华。《清明上河图》画面当中就有一些反映当时漕运的景象,这个画面当中描绘的就是几艘漕船。

张择端是山东东武人,山东东武恰好也是一个运河沿线的城市变装美少年,也许张择端在他成长过程中是曾经目睹过这样的景象。当他来到东京城以后,这些画面能够成为他笔下可以调用的资源。

我们看这个局部,能够看到一艘漕船正停泊在岸边,有工人正在从船上往下搬运麻包,也许是粮食什么的。

另一艘船搭着板子到泊岸边,也有人正在从船上往下背东西。这里还有一个统计数目的老人,看着这些从船上转运下来的物资。

另一个著名的画面就是我们上一次说到的一艘漕船从河中通过即将和虹桥相撞的这个画面,也在反映漕运的景象。

而我们通过《清明上河图》注意到的一个最重要的信息,是我们在城市历史研究当中一个很重要的方面,就是所谓“坊墙的倒塌”,学术专业术语是:“坊市制的崩赢钱专家溃”。

我们在《清明上河图》的整个画卷当中,看到在开封城几乎所有的街两旁都有临街设市的商铺,而且没有看到坊墙的存在,是和我们今天城市面貌很相近的这么一种繁华都市的景象。但是为什么说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信息?

长安城北部居中的是太极宫,城东北部还有后来营建的大明宫,然后外面有皇城,再外面有一个巨大的郭城,皇城两侧有东、西两市。唐长安城的城市管理方式和北宋东京城完全不同。
《清明上河图》的中部这个城门下还勾画出一个穿行的驼队,开封城所处在的北宋时期和西域的联系相对唐代已经弱得很多了,但是我们在画面当中仍然能看到一个胡人的商队,我们也可以想象在当时开封城中这种不同地域之间的文化和商业的交流。当然在《清明上河图》里也不只有一般的社会生活,还包括一些其他宗教形象的反映,比如说在《清明上河图》的画卷里有一个地方就画出了一个寺院的山门,还有一个小和尚就立在这个寺院的门口,还出现了一些其他的行脚僧人等等,这些我们就不做展开讲述了。


正在发掘的古城门

州桥遗址

正在发掘的古城门
“汴河通,开封兴;汴河废,开封衰。”
这句在开封流传的民谣,说明了大运河与开封的关系。汴河作为大运河的重要组成部分
没有汴河,就没有北宋东京城168年的绝世繁华;没有汴河,就没有流传千古的《清明上河图》。这幅举世闻名的画卷,很大一部分描绘的是汴河边的场面。
即使我们走进开封,也只能在州桥遗址、铁塔、繁塔等文物点处,寻找它留给这个世界的蛛丝马迹。
汴河的前身是战国时的鸿沟。鸿沟是在战国时期陆续开凿成功的,是当时中原大规模的水利工程。鸿沟沟通了黄河与淮河,开封成为连接黄河与淮河的一个节点。
公元605年,隋炀帝开挖大运河,通济渠是其中重要的一段。唐代以后,通济渠改称为汴河。开封市考古研究所所长王三营介绍,北宋时期,全国最主要的交通方式还是漕运,汴河依据它极其重要的地理位置,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东京城的辉煌,很大一部分是汴河带来的。汴河东西横贯东京城,“首承大河,漕引江湖索牧丁凯乐妈妈,利尽南海,半天下之财赋,并山泽之百货,悉由此路而进”, “岁漕江、淮、湖、浙米数百万石”,成为京师的“建国之本”,成为当时东京乃至全国漕运交通的枢纽,达到了其历史上最为辉煌的阶段。
北宋时期, 社会、经济得到恢复和发展,汴河呈现了空前繁荣的状况。举世闻名的《清明上河图》就生动地描绘了汴河上舟楫连樯的繁忙运输景象。据专家考证,《清明上河图》中所绘的城楼,就是屹立于汴河南岸的“上善东水门”。
走进以《清明上河图》为原型建设的“清明上河园”,这个全国知名的旅游景点内就有一条“汴河”。站在园中东京码头岸边,画中舟船云集、漕运繁忙的景象已不复存在,但河中逼真的仿宋船只,仍能勾起人的无限遐想。站在优美的虹桥之上,满目汴河的碧波,一瞬间仿佛又看到了画中那艘高大的商船乡恋简谱,听到了船夫的叫喊,体会到了这绝世的繁华……
北宋灭亡后,受政治中心南移的影响,汴河的作用大减,并很快断流。元、明、清建都北京,漕运改由元代开通的京杭大运河担负,汴河逐渐被黄河泥沙淤没于今开封城下数米乃至十数米之处田灵儿。
东京城汴河上有桥梁13座,州桥是其中最为壮观的一座。
《东京梦华录》记载:州桥,正名“天汉桥”,正对着大内御街,其桥与相国寺桥皆低平,不通舟船,唯西河平船可过,其柱皆青石为之,近桥两岸皆石壁,雕镌海牙、水兽、飞云之状。桥下密排石柱,盖车驾御路也。
王三营说,由此可见,当年的州桥,是一座镌刻精美、构造坚固的纯石结构的平桥。
“州桥明月”是著名的“京城八景”之一。州桥位于汴河之上,跨越汴河,连接御街,离皇宫很近,当时不但是重要的交通要道,还是著名的景观桥。桥两岸店铺林立,笙歌一片,每当月明之夜,“两岸夹歌楼,明月光相射”。登桥赏月的人络绎不绝,热闹非凡。
繁华的州桥唐明皇是谁,留下了无数文人骚客的著作。如北宋著名诗人梅尧臣的“堤上残风雪,桥边盛酒楼。据鞍衰意尽,倚槛艳歌留”,王安石的“州桥踏月想山椒,回首哀惴未觉遥。今夜重闻旧呜咽,却看山岳话州桥”。南宋爱国诗人范成大登上州桥时,也写下了“州桥南北时天街,父老年年等驾回。忍泪失声问使者,几时真有六军来”的可歌可泣的名诗。
《水浒传》中“杨志卖刀”的故事,就发生在州桥上。
中山路,这里车水马龙,好不热闹。路边,立着一个“州桥遗址”的牌子。
元之后,黄河不断泛滥,大运河也被淤塞。州桥,这座见证过绝世繁华的桥梁,也被掩埋在地下。
80公里故道淤没于地下
开封与黄河,这两个词在历史上一直很容易被联系在一起。
东京城遗址和古马道遗址发现,地下很深的地方,都是黄河淤积而成的沙土。自上而下,明清、元、隋唐的底层分层非常明显。这样,才形成了开封“城摞城”的奇观。而作为汴河,给开封带来辉煌的汴河,风光不再,早已随着历史车轮的前行从人们眼前消失,深深地掩埋在地下。
汴河在开封境内可以划分为两部分,即东京城区内和城外两部分。东京城区段运河故道北宋时期河床距今地表9~14米,明代断流前的河床距今地表深7~11米。河床的宽度,州桥遗址两侧为16米,其他地段为14~23米。
该段汴河上有许多重要的遗址节点:汴河西水门、汴河西角门子、汴河东水门、汴河东角门子、州桥、虹桥、汴河粮仓等。
“东京城区外的汴河故道在开封境内全长80公里左右,其中开封市段25公里左右,开封县段25公里左右,杞县段30公里左右。汴河故道今天多淤没于地表以下,大多地段地表已基本平整,显现不出任何痕迹,只有部分地段地表尚存洼地。”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