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玫瑰的花语从不奢望你爱我主角乔楠左苍宸TXT全文阅读-领路老湿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77
从不奢望你爱我主角乔楠左苍宸TXT全文阅读-领路老湿

01 救她还是她
天边阴霾一片,夏季的雷阵雨总是说来就来,瓢泼大雨让路况变得难以行驶。
s市郊区的环形公路上,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
一辆玛莎拉蒂撞上围栏翻了下去,车头严重损毁。
半个小时后,一辆林肯加长在车祸地点迅速停下,男人从车上下来,他顾不上危险,焦急地下到了半山腰。
刚才开车的时候,电话里的尖叫声和车子剧烈翻动的声音,让他迅速按照定位系统赶来!山下的情景,是多么惨烈。
车门已经严重变形,车里的鲜血和着雨水,滴在草地上,是难么醒目!他用手将车窗砸开,带血的手将里面的女人救了出来。
雨点噼里啪啦,他抱着昏迷的女人,吼道:“语柔!醒醒,你给我醒醒,我现在就带你去医院!”
乔语柔缓缓睁开眼,她额头沁出鲜血,无力地道:“苍宸,姐姐,姐姐还在……里面.”
左苍宸这才发现,副驾驶位置上还有一个女人,乔楠她居然也在车上!左苍宸的心一点点地撕裂,他曾以为,与乔楠几年的婚姻,从未改变他什么!但显然因为车头严重变形,她的腿被卡住了,看到左苍宸出现,她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个笑容,“苍宸,你……来了。
救我,我的腿动不了了……”
“这次车祸,跟姐姐没有一点关系,苍宸,求你,看在我的份上,先救姐姐!”
乔语柔抓住他的袖子道,然后彻底晕死过去。
“语柔!语柔!”
左苍宸抱着她,他看着乔楠,心又渐渐冷了。
为了嫁给她,她不惜拿爷爷来压自己,这样的女人不值得他怜悯!他回看了一眼乔楠,“乔楠,没想到你这么心狠,这可是你的亲妹妹!你为了得到我,不惜想害死她!”
这是与她结婚四年的丈夫,但他不相信她!四年,她爱他入骨,却抵不了别人的一句。
“不是……不是的……”
乔楠无意识地摇摇头,怎么会这样,为什么语柔要那么说,她根本就没动过车,这还是她第一次坐这辆车。
“你就等着急救车来救你吧。
语柔伤的更严重,我不想耽误救援时间!”
左苍宸冷冷地丢下一句话。
“不要,这样……我真的会死的……我流了好多血……苍宸,救我……”
她痛苦地道。
她是那么彷徨,那么害怕,这里是郊区,荒无人烟,急救车得到什么时候,才会到?“你连自己的妹妹都害,这是你自食恶果!乔楠,你要记住,人是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的!”
他还不忘丢下一句话。
乔楠就这么看着左苍宸抱着妹妹走了,没有哪一刻,她是这么绝望。
她不怕死,她却怕他不顾她的生死,自始至终,他都没有对她有过好感。
暴雨从车窗打进来,腿已经麻木了,这辆玛莎拉蒂是左苍宸送给妹妹的,没想到,她会在这里死去。
左苍宸,是不是就算我死,你也不会皱一下眉毛?你就这么讨厌我?如果可以,她真的好想回到四年前,她一定要忽视那个男人给她带来的悸动,就那么擦肩而过。
可是,为什么心还是那么疼,原来,爱他,已经成了习惯,就算他要她死。
02 残疾
等急救车来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乔楠被急救车送到了医院。
她躺在白色的急救车上,腿部以下全部都是血迹,眼前忽暗忽明,她好像看到了左苍宸。
他焦急地站在那里,来回踱步,看来,他真的很爱语柔。
在痛苦之中,乔楠彻底失去了意识。
等她醒来,已经是一个星期之后,她不知道,这一个星期,她经历了多少次病危,多少次和死亡擦肩而过!还未睁开眼,她就听到激烈的争吵声,震惊心痛这样苍白的字眼,根本描述不了她的痛!“苍宸!你怎么可以为给我预留血袋,就耽误了姐姐的治疗?那时候我的手术已经结束了,医院没有血液了,姐姐的手术就无法进行,耽误了最佳治疗时间。
虽然车祸是姐姐做了手脚,可姐姐的腿从此就残废了!”
乔语柔撕心裂肺地伏在左苍宸的怀里哭泣。
腿!她的腿残废了!她是一名舞者,是舞蹈界的新星,她怎么可以残废考德上公培!“你姐姐想要你的命,你还那么护着她!她那么恶毒,上天给她留条命,就算她走运。
一边是你,一边是她,我只能选你!”
左苍宸,原来在你的眼里,我的命,不是命,她的才是。
车祸的始作俑者是谁,自不必说郭金莹。
语柔,她的亲妹妹,她们俩身上淌着同样的血,可为什么她要将她往绝路上逼!乔语柔心痛地忍不住咳嗽起来,她不得不睁开眼睛,可她迎来的却是父亲的苛责!手里被塞上一支笔,大病初醒,她还意识不清。
“语柔,你不用自责,也不要怪苍宸。
乔楠,我没想到你这么心狠!签了这份协议书,从此,我不再是你的父亲,你也不再是我的女儿!居然做出这种丑事!”
乔父仍然气的不轻。
“爸!我……”
乔楠想解释。
可父亲身后的后妈眼神犀利地看向她,“乔楠,你要是不签字,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故意伤害罪,可够判你几年刑的!”
笔是那么难下,乔父按着她满是针孔的手,生生将名字写了上去。
看着她伤心欲绝的模样,左苍宸的眉头微蹙,就是这张面孔,就是这种表情,生生骗了他四年!他现在居然还在心疼她,乔楠变成这样,他有几分责任!错的是,不该一再纵容她!“你们全都给我闭嘴!”
乔楠崩溃了,腿残废了,她失去了事业,心破碎了,她失去了爱情。
现在她连亲情都没有了,她在这个人世间,还有什么!“左苍宸,我问你,结婚四年,你是不是从来没有爱过我?”
乔楠捂着胸口,悲痛地看向他。
蓦然,看着这双悲烈的双眼,左苍宸却怎么都没办法开口,他的心底明明是厌倦她的!“姐姐,你不要逼苍宸了!苍宸说了,就是因为你一直逼他,他才对你丝毫提不起兴趣,他爱我,大家有目共睹.”
乔语柔咬了咬唇,“姐姐,对不起,今后我不会把苍宸让给你了.”
原来,他忽视她,连一句不爱都懒的给她!左苍宸那蹙起的眉头卢金泉,分明在说,她让他感到恶心!这几年,她一直纠缠他,不停地向他表达爱意,她以为他至少只是不喜欢她。
03 怀孕
“我要好好休息了,你们都给我出去!”
乔楠心思如灰,她将被子蒙在脸上。
她听到自己的声音,是那么的嘶哑,“左苍宸,我会和你离婚.”
离开的脚步滞了滞花椒肉,左苍宸,他应该高兴极了吧?纠缠了这么多年,她终于放手了!空无一人的病房,乔楠哭的撕心裂肺。
乔楠再这样下去要疯掉的!护工也担心的很,她将乔楠搬到轮椅上,“小姑娘,我带你出去走走,散散心吧,人生哪会一直如意的.”
一直如意?自从遇到左苍宸开始,她的人生没有哪一天是如意的,他是她的劫。
她付出了多么惨痛的代价,所有人,所有人都不信她!护工看她面如死灰,连忙将她推到了室外,“乔小姐,你没事吧?”
“是不是我看起来就是那种十恶不赦,会害亲妹妹的人?”
眼泪汹涌而出,她悲伤地不能自已。
护工却舍不得地抱着她,心疼地道:“你怎么会是那样的人呢?我不信.”
真可笑,到头来,父亲不信她,爱的男人不信她,相信她的,却是照顾她才几天的护工。
乔楠,爱左苍宸就是一种病啊,你为什么不早治,非要将人生弄得一团糟!住院一个月,左苍宸都再也没出现在医院,主治医生倒是换了好几个,好友夏如笙得知她的病情,从公司请假陪了她二十多天。
可乔楠她,放弃康复训练,她整个人都跟个机器一样,这不是她认识的那个乔楠。
乔楠,从来都是机灵活泼,她就像向日葵,乐观、积极、向上,谁也没她有活力。
“如笙,真的不知道怎么谢谢你。
要不是你,我……”
乔楠是多么感激。
“我们是好闺蜜,怎么这么见外?楠楠,这次,你是真的铁了心要跟左苍宸离婚?”
乔楠呆了好一会,才点了点头,“这次出车祸,生离死别之间,我才看清楚了,他对我真的一点感情都没有,如笙,他恨不得我死.”
左苍宸,这三个字,是不能在乔楠面前提起的,这一个月,夏如笙从未敢提,她以为这么久了,乔楠应该不会太激动了,可现在她却哭的像个孩子。
夏如笙拍了拍她的背,安慰道:“楠楠,是不是有的地方你弄错了?左苍宸他对你不是……”
“好了,不要再提他了.”
乔楠一激动,立马干呕起来,呕不出来的滋味,让她脸色煞白。
夏如笙吓得立马找到了医生,给乔楠进行了全面检查,她后悔极了,她不该在乔楠的面前提左苍宸。
乔楠,是那么爱他啊,只是提他的名字,她就反应这么激烈!医生一开始皱眉头,百思不得其解,最后他的眉头舒展了,“真是奇了,这种情况,我从医多年,还从未遇到过.”
“怎么了?医生,楠楠她没事吧?”
夏如笙急问道。
“你什么时候和你的丈夫同过房?”
“他们没有……”
夏如笙帮她回答道。
“车祸前一天.”
乔楠的回答,让夏如笙惊呆了,他们俩的婚姻不是一直都没波浪吗?乔楠从未提及。
“车祸让你的身体遭受重创东京难民,还流失了那么多的血,但你确实是怀孕了,你用药太多,胎儿的情况还要进一步查明.”
04 我不爱了
乔楠的眼睛因为这么一句话,彻底地亮了。
原来一个人,只要有了希望,瞬间就能死灰复燃,孩子是乔楠的希望,唯一的希望。
“喂!楠楠,你真的想好了吗?要留住他?”
夏如笙担忧地道。
乔楠坚定地道:“当然,如笙,你不知道,我做梦都想跟他有个孩子。
只是一晚,我就如愿了,原来上天,真的留给我一线生机.”
等待四年,她等不及了,那天,她给他喝了一些酒,就一切顺理成章了。
“你让医生包括我,都瞒着这个消息,你真的不准备让左苍宸知道了?”
“他不会同意我要这个孩子.”
乔楠低声道。
也许是奇迹发生了,也许是上天真的怜悯乔楠,胎儿的情况一切正常。
乔楠也变了,她又变回了之前那个积极向上的乔楠,医生说什么她做什么。
她努力做康复训练,又过了两个月,她居然打破了奇迹,提前出院了,虽然她的右腿走路的时候还有轻微地跛,但她却是那么满足。
她回到左家,她要和左苍宸摊牌,她要为这个孩子,撇除任何可能的危险,她要离开!还没进门,她就听到了里面摔东西的声音,她的脚步停住了。
“左苍宸!你到底把乔楠怎么了!我听说她住院了三个月了,爷爷的一句话,你将她娶进门,你却晾了她四年!既然不爱,你为什么不把她让给我!”
左亦风嘶吼道。
“左亦风,难道你不应该叫我声哥哥?你心疼她了?可我再怎么不喜欢她,她也是我名正言顺的妻子。
我就是要晾着她,谁也别想给她温暖,当初她逼我,这是她自找的!”
左苍宸,看样子,他是不会离婚的,他要把她晾在那,晾到死为止!乔楠绕过他们俩,将包丢在了沙发上,坐在那,冷冷地看着他们吵。
“楠楠!你的腿!怎么了!”
左亦风眼睛一红,他是多么爱乔楠,但乔楠却只喜欢叔叔的儿子,这个冷血到底的左苍宸!他看着她婚后的挣扎,却束手无策,他恨爷爷,为什么将她丢进狼窝!“瘸了,终生残疾.”
乔楠拿出一张证丢在了茶几上,“这是我的残疾证,以后坐车有优惠了.”
那张残疾证生生地刺痛了左苍宸的眼,乔楠,她用自己独特的方式在反击他。
“左苍宸!我恨你!是你把楠楠害成这样,她永远登不了舞台了,你要怎么赔!”
他是真的为乔楠哭了,“楠楠,你跟左苍宸离婚吧,我娶你,下半辈子我照顾你.”
“离婚?左亦风,就凭你一句话?我不同意!乔楠你在我这看不到希望,就退而求其次,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
一种别样的情愫在胸腔里起伏。
他染指过的女人,绝对不会放她走!“够了!你们一个个的,以为能掌握我的命运?婚,我可以不离,但你们两个,一个我不爱,一个我不会再爱!”
她义无反顾地走上楼,“左苍宸,这爱我爱怕了,我改.”
左亦风呆了,楠楠,她是那么骄傲,身体的残疾,并没让她低下高傲的头颅。
茶几上的花瓶被砸了个粉碎,左苍宸激动地在发抖,“不爱?爱了四年,乔楠,你改的掉?”
改不掉?改不掉也得改!这个孩子,她视若珍宝,为了他,她什么都可以做!包括离开左苍宸。
尽管那会像是杀了她一样地疼。
门把手被转动,却转不开,紧接着狠狠踢门的声音尖锐地响起来,左苍宸破门而入。
05 要死出去死
“将门反锁起来,你是不想我进来?乔楠,你这又在玩什么欲擒故纵的把戏?”
他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她面前。
她躺在床上看书,充耳不闻,他一把抽掉她的书,扔在了地上,“你是死人?怎么不吭声!”
“我本来就是死人,这四年,你也当我是死人。
左苍宸,你还想我跟以前一样对你摇尾乞怜吗?”
她眼中的炙热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冷漠。
左苍宸的心里却是说不出来的慌,她爱他爱到痴狂,人尽皆知。
现在,她竟然换了一副面孔,他如鲠在喉,想说什么,却什么都说不出长波台。
乔楠讥讽一笑,“这四年,我为你做了多少荒唐事?你玩笑一句,喝光一瓶白酒,就陪我一天,我喝到胃出血去洗胃!因为你和我妹妹约会,我就割腕,血流了一地!为了你,我空守这四年婚姻,形同枯槁。
认识你的时候,我有100斤,现在我80斤不到,左苍宸,我爱你,得到的就是一副残废的身躯和满目疮痍的这颗心!现在我说我累了,你又不干了?你凭什么?”
左苍宸看着面前瘦的厉害的小女人,她一句句都在控诉着他的无情,他回想这四年,他给过她什么,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你那该死的占有欲可以快点收起来了,我可以当你唯一的妻,却不能当你摇摆不定的稻草!你给我滚!”
她将积攒许久的感情,一次性发泄了出来。
“乔楠,你给我冷静一点,你吃枪子了!”
为什么他的心也跟着痛了起来?他伸出手,伸到她的面前,却被她那双充满恨意的眼神惊地退了回来。
啪!玻璃瓶在地上砸地粉碎,乔楠迅速将一片锋利的玻璃碎片捡起,凑在了颈子上,她视死如归,“左苍宸,你再进一步,我就死,这次,我是真的死!”
“乔楠!你这个神经病!你把玻璃给我放下来!紫玫瑰的花语”
心提在嗓子眼,左苍宸一颗心仿佛被人用力捏在了手上。
是什么,让一个爱他到痴狂的女人,变成了满眼都是恨意?他明明知道答案,却不敢去承认。
乔楠的力道丝毫不松懈,血顺着她美丽的脖子流了下来,左苍宸只和她对峙了几秒,就放弃了,他无法否认,看到这样的乔楠,他的心已经痛的无法呼吸!“好,我走。
乔楠,不要以为我是怕你死,你要死出去死!不要脏了这屋子!”
左苍宸摔门而去,他一定很气吧,他的拳头一直都是紧握的,一直未松开。
要死就出去死,脑海中一直回荡的都是这句话。
乔楠手中的玻璃渣掉在地上,她迅速去止血,这条命金贵的很,因为还连着另一条命!“语柔,晚上想吃什么,只要你说是哪个餐厅,我现在就过去陪你。
行,好,就那家餐厅.”
“管家,我走了。
给我好好看住那疯女人,别让她做傻事冰鸟出装,坏了我的心情!”
他的声音从坏了的门外传进来,乔楠冷冷地笑起来,直到楼下门砰地关上,她的心空了。
06 谁会要你
“太太,您既然那么爱阿宸,为什么还让他发那么大的气,他说了气话,您又受不住了,这又何苦?”
管家一走进来,立刻就将地上的玻璃给扫走了,生怕乔楠再做傻事枵腹从公。
管家坐在床边,抚摸她的头,“你是好孩子,阿宸会明白的,他只是一时被蒙蔽了双眼.”
“吴妈!”
乔楠听到她关怀的语气,再也忍不住委屈地哭起来,“为什么冯巩的爷爷,他就是看不见我的好?在他看来,我做什么都是错的!他日日夜夜,一直这样对我,我受不住啊,我真的受不住!我真的快撑不住了!这比死还难受啊!”
小小的呜咽变成了嚎啕大哭,她哭的是那么一败涂地,原来爱情那么痛。
管家想开口说,其实阿宸好像不是她控诉的那样,他其实好像挺在乎她。
但她的阅历告诉她,不能说,这只是她的猜测,要是让太太看到了希望,再坠入了无底深渊,那才是真的痛。
如果阿宸爱她,她以后会慢慢知道的,毕竟时间能证明一切。
深夜,左苍宸回来了,他醉地一塌糊涂,乔语柔扶他回来的。
他醉地如同一摊软泥,倒在沙发上,意识不清。
尽管嘴上说不爱他,乔楠还是亲力亲为,端了热水,给他擦拭脸颊和手,还为他煮了醒酒汤。
乔语柔就这么站着,看乔楠忙前忙后。
乔楠忙的鼻子上额头上沁出了细密的汗珠,她轻声道:“怎么搞的,喝了这么多.”
她的语气还有着心疼,乔楠,她再怎么说离婚说不爱,只要看到左苍宸难受,她就心软了!“为什么喝这么多?他为什么这样,你还不知道吗?苍宸心里苦啊,他在左氏只手遮天,却娶了一个不爱的妻子,他每天回来都要面对你,你知道他心里多不好受吗?”
乔语柔就这么将真相揭开。
乔楠为他擦拭的手停了停,她强忍心中的痛道:“所以你就想让他解脱?陷害我,设计好了车祸?你的手段真厉害.”
“陷害?我只不过多说了一句话,苍宸相信我,却不相信这个和他结婚四年的妻子。
乔楠,到底谁是失败者?你知道吗?苍宸跟我说,那天跟你同床,他比吃了苍蝇还难受,他说你让她作呕,他说这婚他一天都坚持不下去了,他说……”
“够了!不用你提醒!”
乔楠因为这话刺激地而面色苍白,她看着沙发上的左苍宸,却怎么都恨不起来,“再作呕,他也跟我上床了,我们有夫妻之实!这里是我家,这是我丈夫,乔语柔,你可以滚了!”
“你这个瘸子!跛子!你以为你这个不健全的女人,还会有谁要?就连苍宸都觉得你现在配不上他,丢了他的脸!”
乔语柔彻底地露出了真面目。
她成了这样,还不是拜他们所赐?爱到临头,只剩下伤痕累累!谁也没注意到,沙发上的男人,眉头紧蹙了一下,很快又恢复模样。
她说不出话地干呕起来,她控制不住,她好怕会在乔语柔面前露出马脚。
可怕的还是来了,乔语柔脸色一变,狰狞地问道:“乔楠!你是不是怀孕了?”
“我……没有……”
乔楠字难成句,她的否认并没有让乔语柔就此放过她。
07 你是不是怀孕了
乔语柔上前揪住她的手臂,道:“乔楠!我要带你去体检!要是怀孕了,这个杂种不应该来到这个世界上!还是你非要等苍宸来终结他!”
乔楠下意识地侧过身子,保护腹部,乔语柔,她绝对做得出来,她可以为了陷害她,自己都车祸住院了,这个女人的心,绝对狠!她打算,要是乔语柔要对她的孩子做什么,她绝对会拼死反抗。
“语柔,语柔……”
左苍宸踉跄地从沙发上起来,勾住了乔语柔的腰,“谁怀孕了?那天是偶然,车祸之后,我都没碰过她。
要是怀了,就把他给做掉。
我只让我喜欢的女人替我生孩子.”
乔楠就这么站在原地,这个被她悉心照顾着的男人,却将她没有愈合的伤口撕开。
“管家,把乔楠的胃药拿给她。
这恶心的女人不知道我有洁癖吗?还在我面前呕吐!”
他拉着乔语柔的手,“今晚,你陪我.”
“不行啊,苍宸,今晚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再说爸妈家教严,不让我夜不归宿的.”
“成为我的女人,我就娶你.”
他揽着她的肩,尽管是醉酒状态,却是那么轻柔。
乔语柔不想留下来,他偏要强留,乔楠想跟他肌肤之亲,还要灌酒,这就是爱与不爱的区别。
如果可以,乔楠不想懂这么多,懂的越多意味着伤的越痛。
每一条爱情经验,都是从痛彻心扉中总结出来的。
凌晨,乔语柔蹑手蹑脚地起来,想偷偷溜走,却被左苍宸拉了回来。
“苍宸,你怎么醒了?”
乔语柔的脸色有些奇怪,仿佛她要急着出去做什么。
左苍宸笑了笑,道:“没什么,这么晚了,外面很危险,去哪儿我送你.”
“不了,我还是就在这儿吧。
苍宸,我是怕……姐姐不高兴.”
她的声音变的有点哆嗦。
“不会,她没资格不高兴.”
他搂抱着她,眼神却从刚才的深情变成了狠厉。
乔楠一夜未眠,她的精神颓败极了,她下楼的时候,正好乔语柔在为左苍宸打领带。
乔语柔像一位妻子所做的那样,而苍宸则冲她微笑,这两个人倒像一对恩爱夫妻。
乔楠杵在那里,像一尊雕像,好像她的出现是多余的。
“姐姐,苍宸跟我说,他要娶我,你那天说,你要和苍宸离婚,你说话算话的,对不对?”
乔语柔眨了眨眼,仿佛昨天那个阴险狡诈的女人不是她。
苍宸,他就那么迫不及待了!昨晚,他们……乔楠痛苦地闭上了眼睛,她看着乔语柔的眼睛,一字一顿地道:“我可以成全你们……”
闻言,乔语柔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甜甜的笑容。
“但我的腿瘸了,你们可以赔给我吗?语柔,要不,你替代我成为残疾人,你要我现在离婚都可以.”
乔楠笑。
这段感情,在乎,不在乎,都没什么关系了,反正掌握爱情主动权的那个,永远不是她!乔语柔的脸色瞬间变了,以前那个逆来顺受的乔楠,什么时候学会顶嘴了,还是她已经破罐子破摔了。
08 八卦头条
“乔楠!你的醋意够了吧!你再这么和语柔说话,我会让你尝到生不如死的滋味!”
左苍宸,还有什么狠心的话,是不能从你嘴里吐出来的?察猜“左苍宸!这个家,不仅是你厌倦了,我也厌倦了!我受够了!”
乔楠夺门而出。
那一刻,左苍宸的眼中是阴暗不明的情绪,喉头涌上来一口腥甜的液体,他的身子差点后退一步,她说她厌倦了,终于厌倦了。
逃离的时候,她脑中飞过这些年的片段,她受了多少委屈,逃离了多少次,但没有哪一次左苍宸从后面追过来过,她早该清醒的。
乔楠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行走,就像飘零的落叶,除了那栋别墅,她不知道该去哪里。
她不吃也不喝蹂情,饿着肚子在书店待了一天,只有在这里混着,才不会让人觉得突兀。
“咦,今天的八卦杂志卖的好快哦。
刚出来的,就卖光了吗?”
一群叽叽喳喳的小女生,看来是没买到喜欢的杂志而惋惜。
“是啊,今天的杂志卖脱销了,别的书店也没货了呢。
今天八卦的头条就是左苍宸和乔语柔的秘恋,狗仔发现左苍宸为乔语柔选了一款钻戒了呢,看来好事将近.”
店主道。
“是吗?原来他已经离婚了啊。
不过像左苍宸这样的男人也正常啦,帅气多金,哪个女人不喜欢,就连我也好喜欢他.”
乔楠失魂落魄地从书店离开,如果不是左苍宸的允许,哪家八卦杂志敢拿他的花边新闻做卖点?他高调示爱,就是为了给她点颜色看,好让她快点离婚吧?左苍宸说他不会离婚,要绑着她,可他已经为乔语柔选了戒指。
乔楠,你怎么那么贱,左苍宸都选择了乔语柔,你怎么就不能痛快地离开?为什么做不到?连她自己都看不起自己,她好像生来就是为了左苍宸而活的,她的心,只为他敞开,可他却无数次地往她的心口上扎。
乔楠不知道怎么回家的盈科数码,她真的没有地方可去。
天色已晚,她好冷,左苍宸,他丝毫都不担心她,他对她比任何人都残忍。
她回到家,左苍宸没回来,管家早就做好了晚饭等她回来,她道:“太太,你一天都没回来,饿坏了吧,快吃吧,吴妈做的都是你爱吃的.”
乔楠鼻子一酸,好像被人伤成了习惯,别人对她好,她反而无可适从起来。
她狼吞虎咽,心理上她并不饿,可腹中的孩子,他会饿。
管家忍不住拭泪,这就是人人羡慕的左家少奶奶,她是多么让人心疼?阿宸到底是怎么想的!乔楠上楼,准备回卧室休息一下,可她推开门,看到的是全部被拉开的抽屉,大衣柜的门全部敞开着的,衣服被一件件地丢在地上。
而乔语柔,她正穿着她最喜欢的一件真丝睡衣,在穿衣面前比试。
火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乔楠怒道:“乔语柔,这是我的房间,你凭什么在我的房间里乱来?”
乔语柔斜眼瞥了她一眼,对着镜子端详,脸上毫无歉意,“怎么?看到我试你衣服,就发这么大的脾气?这都是你穿旧的,有什么了不起的?”
09 她说我不要脸
“三岁小孩都知道,乱试别人的衣服,乱翻别人的东西,都是没教养的行为!”
乔楠上前,她看到乔语柔的手指上戴着的是她的结婚戒指。
她红了眼,抓住她的手,怒斥道:“乔语柔!你摘下我的戒指,还有这衣服,你都给我脱下来,你听到没有!”
这戒指,是他们缔结婚姻的象征,这睡衣,是有次爷爷让他们去逛商场,她缠着左苍宸给她买下来的,这间屋子,唯独这两样,是左苍宸买给她的。
乔语柔,她可以将她最值钱的包和鞋子都拿走,但这两样,是绝对不行的!连她自己都舍不得戴,舍不得穿,乔语柔,她凭什么!乔语柔气的将乔楠一推,乔楠被推倒在床上,乔语柔居高临下地走到她面前,一脸憎恨地道:“乔楠!凭什么,凭什么你长的那么美,你可以得到一切?”
“乔语柔,你疯了吗!我从来就没有夺走过你的东西!”
乔楠下意识地侧过身子,她害怕乔语柔会伤到孩子。
“虽然你从来没有亲自夺走过,可你真的夺了!从小我就生活在你的阴影里,我喜欢的男人全都喜欢你,我想过上的纸醉金迷的生活,你也都过上了!现在该轮到我了!”
乔语柔双手环胸,冷哼道:“乔楠!我今天穿了你的衣服,明天我还要霸占你的家御姐江湖,后天我还要光明正大地拥有左苍宸!”
“我没离婚,你怎么光明正大地拥有!你当人家的小三吗?让世人耻笑?”
乔楠反击。
“哟,乔楠,你怎么这么幼稚呐。
看到了没?”
乔语柔亮了亮右手无名指上的钻戒,“看到了吗?这是左苍宸送给我的。
我来告诉你这枚戒指背后的故事吧.”
“够了!不要说了!”
乔楠捂住耳朵,她不想听,她不要再听任何让她心碎的话了!乔语柔却不让她如愿,她拉开她捂住耳朵的手,道:“这款戒指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一个男人只能订购一次,这叫唯一的爱,只此一款,是左苍宸特意为我定制的,你知道了吗?左苍宸这样优秀的男人,不会带一个残废出去,这会丢了他的脸!”
恨意从乔楠的眼中透出来,她从床上爬起来,给乔语柔一个巴掌,“你不要脸!”
乔语柔却破天荒地没有回手,她居然眼泪汪汪地指着乔楠,哭道:“苍宸,乔楠她打我,她说我不要脸,勾引你零点花园!”
苍宸……乔楠转身,视线还未看到那男人,就被一掌打懵了。
左苍宸,他打了她,以前就算她再让他感到厌烦,他从来都没有打过她,这是第一次!乔楠瞬间眼睛一红,她捂着发热发烫的脸,她的眼中是破碎是毁灭!所有的情感全都在这一刻,全部都爆发了,她对着他咆哮道:“左苍宸!你就那么讨厌我!你是不是巴不得我早点跟你离婚,好让你将乔语柔娶进门荣华馆?”
左苍宸的心何尝不痛?看着乔楠一点点,跟他的隔阂越来越大,他就痛的不能自已。
10 一笔勾销
见左苍宸不语,乔楠捶打他的胸口,“左苍宸,这四年的婚姻,你说,我哪里对不起你了?你可以无视我,可你不能轻视我,更不该帮着别人来侮辱我!你不就是仗着我爱你,我怎么被欺负,都会舍不得离开你,你是不是这样想的?”
左苍宸深邃的眸子盯着怀里的女人,他的情在涌动,他的心在撕裂,他就这样,任由乔楠的拳头打在他的身上,疼在心里。
“乔楠川渝人家!我说你废什么话?”
乔语柔忍不住道,她生怕乔楠会说出什么对她不利的话来。
“你给我闭嘴!这是我和左苍宸之间的事,轮不到你来插嘴!”
乔楠那充满仇恨的目光看向乔语柔,这眼神,连乔语柔都惊到了,她居然没敢再说话。
“左苍宸,你告诉我,你不离婚,是不是想拖着我,你想和乔语柔结婚,是不是?是就给我一句痛快话,今天你给我一句回应,从此之后,我绝不会再纠缠你!你说话啊,你说话啊!左苍宸,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你我都到了这种地步了吗?你连一句真话都不想跟我说,”乔楠坐在地上,她狼狈极了,哪怕左苍宸跟她说,我讨厌你,从来没有爱过你,都好过这样的沉默,他恨她怨她,都好过从来不曾在意过她。
左苍宸就看她这么颓废着,他整个人都溺毙在乔楠那痛彻心扉的情绪当中。
乔语柔知道,如果她再装柔弱,今天这个情形是收不了场的,她必须撕破脸皮了。
她上前将乔楠拎了起来,“姐姐,你问问你自己,这个家,你还待得下去吗?你真的好意思?要是我,早就走了,还非要让人说难听的话,苍宸都说了会娶我了。
你曾经害我差点失去性命,这次我们就一笔勾销吧.”
“一笔勾销?”
乔楠笑地仿佛失去了灵魂,“情债怎么还?乔语柔,你摸摸自己的良心!”
乔楠从卧室里逃开,她听到她的身后,乔语柔在跟男人撒娇,“苍宸,你看姐姐都这么对待我,这些旧衣服我才不稀罕呢,你给我买新的,好不好?”
左苍宸道:“好,多少衣服都给你买,我给你一张金卡,随便刷.”
乔楠在次卧睡下,半夜起来方便的时候,她发现内裤上有落红,她慌了。
她好后悔,她不该那样生气,情绪一激动,又伤了孩子,她恨不得立马就去医院。
可她不能让他们知道,以左苍宸现在对她的态度来看,他根本不会留下这个后患。
她被左苍宸当作垃圾一样,随意丢弃,可她绝不允许她的孩子,被他这样轻视。
她多么珍视这个孩子,每次产检,她都不会缺席。
她一遍遍地看着b超单,一遍遍地在心中祈祷,孩子,你千万别有事,好吗。
好不容易熬到天亮,乔楠担心了一整晚,她拎着包急匆匆地去了医院。
三个多月了,小东西的生命真顽强,你一定像妈妈,遭受任何挫折,都不会倒下,也不会轻易跟命运低头,对不对。
公众号回复从不奢望你爱我即可阅读全文

文章归档